酝酿已久的吉打州政权变天,终于在17日“落实”,原任州务大臣慕克力二度黯然下台,以伊斯兰党主政的国盟团队强势入主哥打达鲁阿曼大厦。

这是伊党继2008年3·08大选后,再度取得吉州政府主导权,而除非全国政治又再发生大变故,要不然这个相对强大(36个州席中取得23席次)的州政权,看来可以安然走到来届大选。



可以这么说,慕克力政府今天之所以溃不成军,全因当初马哈迪医生辞去第七任首相职,进而引发“喜来登政变”成真,导致中央政权更迭的洪水急流而下。

吉州此次政变,不管是首相慕尤丁暗中发力也好,是伊党和巫统的“国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主动出击也罢,当爱儿慕克力被“欺负”之后,马哈迪跟首相慕尤丁修好的大门也就正式关闭。

以马哈迪向来强悍的政治作风,肯定不会束手就擒,至于他将会施展何种绝地反扑的招数,相信无需等到冠病疫情危机的结束,就可看到端倪。

然而,从当下政治格局审视,马哈迪与希盟要扳倒国盟的中央政权,绝非一件水到渠成之事,除非巫统存有异心。

作为国盟政府里头国会议员人数最多的巫统,决不会甘心长期雌伏于慕尤丁麾下,但“大丈夫”能屈能伸,眼下还不是巫统“突围”的最佳时机,只不过,谁又能洞悉来届大选到来之际,巫统会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5·09大选,领军国阵的前首相纳吉犯下了“一子错,满盘皆落索”的大错。当时,纳吉一心以为只要“栽培”伊党成为第三势力,国阵即可吃到伊党跟希盟“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好果果,岂料伊党最终坐享其成的是让巫统、土团党和公正党自行分散选票,纳吉聪明反被聪明误、自食其果。

第15届大选,倘若巫伊两党自成一家,则国民共识、国盟和希盟就会三分天下;但现在谈届时鹿死谁手,只能是妄自评估,毕竟政治氛围不断在变,况且政治人物的敌我关系,也一直随着个人权力和利益的需要而团团转。

总而言之,没有马哈迪(土著团结党)之前跟希盟的结盟,5·09大选或许不会变天;没有马哈迪跟安华之间因交棒问题的不和,希盟或不会分裂;没有马哈迪的突然辞职,慕尤丁或许就找不到跟贸工部长阿兹敏及巫伊联手的契机;而没有喜来登政变,慕克力的大臣宝座或许就不会易主。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