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野味并非不文明/张木钦

吃东西原来有种族歧视,我人云亦云,说过吃野味不文明,现在后悔极了。

吃野味无关文明或贫富,而是出于需要,加上些许偏好。



譬如吃鱼,世人每天从海里捞出的来的鱼类成千上万吨,这些鱼都是野生的,不是哪家养的,当然不是什么“家味”,而是野味,鱼是蛋白质重要来源,人们需要它。

富裕国家也爱吃龙虾,生蚝,帝王蟹,当然捞起来便吃,不必问谁,就像打只山猪来吃一样平常。

日本人吃野味最野,他们吃鲸鱼肉,生吃鲸鱼肉血淋淋,吃相并不文明,但那是文化。

有一个时候,全世界都在反对吃鱼翅,不知道是不是针对华人,但身为华人,也被说得很有罪恶感,因为割取鱼翅的过程非常残忍。

鱼翅取自鲨鱼,是不是鲨鱼濒危了呢?恕我无知,我只听说蓝鳍金枪鱼告急是真,但他们照吃不误,可不理你说什么,而是吃得高贵。



其他不该吃的就别吃,那些带着病毒祸害世人的如蝙蝠、野鸟、果子狸、老鼠,千万避开,不要疮好忘痛,若再来个疮就没命。

不要吃狗肉,免得给狗追。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