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华人“过敏”?/陈俊安

马哈迪终于承认,母语教育对大马华人而言,是个敏感课题!“华人想要华文学校,我们也尊重华人的敏感度,不能说关掉就关掉。必须以不会伤害他们敏感度的方式去处理。”

说了那么多,一句话概括,就是:“华人对教育问题太敏感了!”



我们得承认,华人对华文教育的确有点过敏。像明年要推行的爪夷文课题,我们马上咳嗽、眼痒、打喷嚏。华小减少拨款,我们马上咳嗽、眼痒、打喷嚏;不让建“独大”、不让增加独中、不让增建华小,还有不承认统考,我们咳嗽、眼痒、打喷嚏。

知道什么是“过敏症”的人都晓得,过敏症的症结,来自过敏原,一般的过敏原来自花粉、尘螨、霉菌、动物毛发。华人对华文教育的过敏原就来自“拉萨报告书”、“拉曼达立报告书”,以及极端政治人物常常挂在嘴旁的“单元马来文教育是终极目标”!

过敏原避无可避

别说华人是过敏症患者,其他人岂非也如此?当希盟政府上台,委任林冠英当财政部长,部分极端者马上咳嗽、眼痒、打喷嚏,说他操纵了整个内阁!当巫统伊党成了在野党,马上咳嗽、眼痒、打喷嚏,警告说马来人的权益将丧失。当华人群起抗议“爪夷文”课时,一些人也咳嗽、眼痒、打喷嚏,说“华人是种族主义者”。



马哈迪自己岂非也患过敏症?当柔佛州发展“森林城市”,吸引中国买家,他也咳嗽、眼痒、打喷嚏,说“将有70万中国人将入侵。”

要说过敏症,彼此彼此吧!

在多元种族国家,过敏原太多了,一点都不奇怪。各族之间,因各种利益、各种习俗,难免产生猜疑、妒忌。过敏原处处,避无可避,当花粉、尘螨、霉菌、动物毛发多了起来,你身处其中,能够免疫么?过敏症发作时,你就得服用“抗组胺”,或者“色甘酸钠”好了。

当然,放松心情,心平气和,病症自然可以得到纾缓啊!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