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5月,林吉祥在沙巴山打根国会议席补选,挑战当时的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如果马哈迪医生不交棒给安华,他将退出政坛;相反的,要是马哈迪把棒子交给安华,莫哈末哈山就得退出政坛。

民主行动党组织局秘书伍薪荣在今年5月6日发文告称:相信如此荒谬的网上联署突然冒起,是因为林吉祥不久前呼吁全马人民响应线上一项网上联署,要求国会下议院至少召开2个星期的会议,让国会议员讨论冠病疫情事宜。



这些所谓的“有心人”发起人及响应联署的人,要林吉祥兑现自己许下的诺言,实际是对林吉祥在多数人都在为冠病肆虐烦恼的时候喋喋不休感到不耐烦可笑,间接嘲讽林吉祥。

他们并不是真的以为网上联署可以羞辱到林吉祥,迫使他“言出必行”退出政坛;嘲讽目的已经达到了,但林吉祥的“信用”却分毫未损。

因为他的“信用”并不是建立在“一诺千斤”。

说句公道话,实践诺言不是政客的特点。



引申之,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不是政客的特点,更不是支持者所看重的,政客还需要为说大话假话空话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吗?

政客习惯信口开河,是有群众基础的,是有很大市场的,民粹主义应运而生,口水政治大流行,生命力比任何病毒都强。

勿把变态当常态

很多民众特别是我们的华裔同胞,注重的是口水的量,不是口水的质。

我们这个族群的人口比例越来越低,要重质:例如生育率与教育;即使政治量不如人,聚95%之力量也有如蚍蜉撼树、泥牛入海,但因为脸皮问题,自我安慰以为用口水来填补量的稀缺,素质差不多甚至惨不忍睹也不是问题。

因此,像林吉祥这样的政客(个人观点,你可以不认同)可以随口在大庭广众前把自己的人格好像好像5分钱硬币般当赌注,却不愿赌服输(最近这个承诺就算了,如果翻旧帐就更加难看了),反而是用更多口水来诡辩。

这就是火箭的SOP。林吉祥活跃我国政坛(林吉祥就是火箭,火箭就是林吉祥几乎已成定论),主导火箭超过半个世纪,居功厥伟。

当然,如果这些口水有杀新冠病毒的功用倒是应该给个大大的赞,功在世界。

就承诺马哈迪若不让位安华,林吉祥扬言会从政坛引退而言,首相位子本来就不是马哈迪或任何人的私产,怎么能够由他一人说了算?慕尤丁不需要太多口水,看来也不需要马哈迪的恩准,可从旁杀出;安华就只能望那么近有那么遥不可及的相位继续流口水。

火箭只能在马哈迪远距离喷喷口水;再来,兑现承诺除了关系到个人的品格问题,还关系对战友的义气。林吉祥的诺言,无疑是对安华说的。安华被耍了,不出声、没要求林吉祥兑现承诺,为什么如此,搞政治的,大家心照不宣。

政客信守承诺及两肋插刀,是变态而不是常态。当然,因为有一群支持者把变态当常态,很投入的欣赏政客七情上面的口沫横飞。政客之所以是政客,我们当中许多人为他们滋生繁衍提供了丰富的养料。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