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部分国会议员跳槽,以致希盟政府倒台,多州州政权亦陆续易手。许多支持希盟的民众,屡屡讥笑新政权是“后门政府”,谴责当权者违背民意,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窃国。

部分有识之士为了遏止国州议员动辄跳槽,以致国州政权不稳,影响国计民生发展,提出应尽速制定《反跳槽法》,明定跳槽者应取消国州议员资格,重新选举或议席悬空,总之国州议员不可带着议席背叛原本的政党。

《反跳槽法》乍看言之成理,似乎能一举遏止政治人物为了谋求个人私利,动辄跳槽的不良风气。然而,我们应深入了解内阁制国家的运作状况,探讨如何确保内阁制的精神,再来讨论《反跳槽法》,或许会有更细致周延的方案。

内阁制通常盛行于多党制的民主国家,而总统制国家往往是两党制。两种制度各有优劣,重点为是否能顺利运作,确实保障人民权益。

多党制的国家,很容易出现许多对国家政策南辕北辙的政党,优点是包容各式言论,但沟通成本极高是显著的缺点。比如比利时某次大选后,由于各政党歧见太深,曾经一年多无法组织政府,不过比利时国家社会正常运作。

当然那个比利时经验是特例,一来该国本有稳定的制度,亦可维持国家社会运行。再者那是承平时期,若像如今新冠肺炎仍在国际肆虐,官方必须对疫情即刻反应,无政府状态会让国家陷入无人领导的危机。

多年前,日本亦曾因自民党国会议员退党而倒阁,可见,内阁制国家因国会议员异动而政权易手并非特例。

议员应掌握民意

主要是国会议员理应掌握民意,倘若新民意对某些政策强烈反弹,国会议员可挟着这股民意,逼迫政权让步或倒阁,这是内阁制的规则。即使新政府钻了制度漏洞,但这是内阁制允许的运作规则,制度本身没太大的问题。要怪,就怪人民缺乏公民意识,常常让未必贤能的候选人胜选,而民间又缺乏制衡力量,以致当选者为所欲为。

无论内阁制、总统制,先进国并无《反跳槽法》类似的法令。一来这明显限制个人的政治自由,再者,这项法令等于是协助政党的当权者巩固自己利益,迫害党内异议分子的尚方宝剑,不但未能促进民主,反而是民主倒退。所以,我国是否制定《反跳槽法》,还需各方贤达更多审慎的讨论、评估。

无论是否制定《反跳槽法》,民主是否成功,必须更多数人民参与。不可讳言,大马因国阵长年执政,权力使得贪腐丛生,以致国家发展停滞不前,且一再限制人民许多权益,包含言论、集会结社等等,限制人民参与公共事务。与其制定《反跳槽法》,不如还权于民,松绑各式限制政治自由的法令,让人民勇于为自己发言,而不是一再被迫向政治人物低头。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