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人士近来倡议制定反跳槽法,乍看可有效遏止国州议员动辄跳槽的歪风。

然而,反跳槽法或许解决了一个问题,却可能衍生更多问题。

不可讳言,尽管全国普选已实施六十多年,大马的民主仍有许多尚待改进之处,各界不妨多方讨论研议,提出更多更周延的方式,促使我国的民主之路迈向平稳进步。

众所周知,目前国内各政党大多缺乏党内民主,党内也缺乏沟通协调的能力,以致有些政党,五年一小斗,十年一大斗,循环不已;部分成员甚至出走或成立新的政党,无论谁上台都未能彻底处理党内矛盾。

民主的内涵本有沟通、妥协的一面。毕竟各人有各人的想法,而且各行业、各区域的利益并不一致,大众对公共事务罕见一致的看法,照理说政治人物理应从中折冲,找到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再推动实施;比如说减塑政策,立意良善,环保爱地球,谁说不对?然而,民众果真减少使用塑料袋,那塑料工厂业务减少,势必减薪裁员,相关业者若因此出面反对,用环保是讲不通的;若从协助塑料厂转型来说服,可能更有成效。

不同意见之间,未必全为争权夺利,也不见得非是你死我活,应努力寻求符合大多数人们利益的方案,而不是一味要求少数者配合。

须有机制处理异议

反跳槽法实施之后,必然更为巩固各政党的当权派,手握大选提名权,加上反跳槽法这把尚方宝剑,谁敢与当权派意见不合?党内人士事事顺从当权派,导致各政党日趋一言堂,这是国家社会进步的发展方向吗?

政党内部必须先有处理异议的机制和能力,才可能在取得政权之后,有能力处理错综复杂的政务。掌权者压过一切的政党,执政之后势必以同样的手法执政,只是手段或粗鲁或略微精细罢了,权力运用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我们期待国内政党改革。政党顺利改革,或将带动支持者,提升讨论公共事务的品质,而不是永远立场先行,在生活、网络辱骂、霸凌立场不同的人们,徒增社会对立,这样的循环其实对谁都没有好处。

没有反对声音的朝鲜,表面看来可说是长治久安,但相信朝鲜模式可能并非大众所向往学习的。民主本来便是众声喧哗,倘若政治人物能有效整合众声喧哗,才是优秀人才;反之,若以法律强制抑制异议、反对的声音,可能种下社会分裂的苦果。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