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烟霾害天下/王醍

每年的八九月,我国就会受烟霾之苦。空污严重,班机延误,学校停课,各经济行业与民众生活作息,皆大受影响。

我们都知道,解决本区域烟霾问题的关键是,印尼的耕作地停止烧芭,避免林火蔓延至其他地区。虽然东盟区域国家签署了多项防烟霾协议,较远的计有1985年《保护自然与天然资源协议》、1995年《跨境污染合作计划》、1997年《区域烟霾应对计划》,直至较近的2002年《防止跨国界烟霾污染协议》等。但,季节一到,印尼又会烧芭,烟霾重演,防霾害协议如同虚设。



其实,东盟各国应遵守协议上的防霾共识,以表现各有关国家的领袖能坐言起行,解决霾害。但,有关防霾协议,缺少实际的行动。例,在2002年《防止跨国界烟霾污染协议》虽阐明说,“各国必须确保管辖范围内的活动,不损害环境和其他国家人民的健康”等,但签署国所进行的防霾行动,大多是等烟霾侵袭后,才采取的对应措施,这类事后动作,对防霾无大帮助。

加强执行力度

防霾协议没有明显的惩罚机制,起不了阻吓的作用。十数年来,印尼我行我素,一再引发烟霾。假设,受霾害的国家向联合国,状告印尼不遵守协议,并要印尼为烟霾负责,再立法要印尼只能限量出口棕油,以示惩戒,敢问,印尼还会定期制造烟霾吗?正因为没有警示的机制,东盟诸国也只能在霾害课题上,作陈腔滥调的抗议。所谓防霾协定,更像是一套防霾害的指南架构,纸上谈兵。

若要解决霾害,就得加强执行力度。例如,查封疑涉及违法烧芭的耕地,并禁止该耕地重新翻种一段时日。越是目无法纪烧芭的,就被查封得越久,好让烧芭者得不偿失。据悉,印尼日前已将疑疏忽引发林火的许多种植公司控上庭。



行动是不是惯性的台面功夫,过后就不了了之,且拭目以待。

烟霾问题,由来已久,其所造成的空污祸害范围,横跨了东盟各国,因此,最常受烟霾困扰的马、印、新三国,更应懂得,在处理烟霾的课题上,不能再给所谓的“东盟互不干预”原则所钳制,自我设限,包括齐力合作灭林火,减霾害。

可惜,当马新两国在近日献议要派员到印尼,协助扑灭林火时,印尼拒绝了。

类似情况是,大部分落在巴西境内的亚马逊森林,早前也发生了大火。当时,七国集团承诺提供2000万美元,以助雨林灭火工作,但遭巴西拒绝。

舆论排山倒海指巴西不想别人协助灭火,无非是还想在亚马逊森林,多开耕地来发展经济。

印尼为何拒绝邻国协助灭林火,原因也是如此?

对此,饱受霾害的东盟国家,应迫使印尼认同,环保与经济须平行发展,不能盲目利润至上,罔顾环保。若发展经济,却招来跨境的烟霾,那么,有关发展则须暂且打住,以示对烟霾的零容忍。

在印尼,当农耕收成后,大多数的农民和种植公司向来都会烧芭,翻新耕地,一是省事,二是经济实惠。故此,东盟各国是时候集中资源,另行研发替代烧芭的方式了。

譬如,开发“生物质能源”技术,让清理农地后的农林废弃物,能通过科技转化为有用的“生物碳煤球”,一可供出售赚钱,二可用于土壤,改善土质。

再如,凡善用绿色技术,积极取代传统烧芭的业者,就给予奖励和打气;违法烧芭者就给重罚。在软硬赏罚,双管齐下,露天焚烧田芭的原始方法,迟早被淘汰。

提升环保意识

此外,等农耕业者的环保意识提升了,他们才能以绿色科技来清理农地。

财力雄厚的种植公司,应受鼓励实践绿色农技;贫困的农民,则多给予技术与物资援助,一起来搞绿色农耕。但,我们不能像现在,等烟霾发生后,才来进行环保宣导。反之,每年农者何时收成、清理,翻新耕地等季节性的农事活动,必须有所掌握,未雨绸缪,监测有关人士,以免再作烧芭造烟,霾害天下。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