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著名财经周刊《The Edge》日前刊登一则关于东海岸铁路(简称“东铁”)的独家报道后,坊间和财经领域即刻掀起一片哗然。

该报道指国盟政府考虑东铁改用前朝国阵政府时期拟定的路线。这让我想起有一次雪兰莪州议会午休,当时的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在州政府大厦宴请雪兰莪州议员,畅谈他部门的工作焦点。虽然阿兹敏已不再是州务大臣,但是他还是雪州国际山庄区州议员和鹅唛区国会议员。

我当时已是万津区州议员,刚好当时的希盟联邦政府已经决定更改东铁C部分的路线,从把原有的文德甲(彭)-文冬(彭)-鹅唛(雪)-巴生港口路线(雪)(本文称“北段路线”),改为文德甲(彭)-日叻务(森)-汝来(森)-布城(直)—仁嘉隆(雪)-巴生港口(雪)(本文称“南段路线”)。 

席上我提起东铁新路线会否经过瓜拉冷岳县,因为我在路线图上发现,布城与西港之间有一个站点的地理位置非常接近瓜冷仁嘉隆,惟当局当时并没有说出那个站点的地理位置。他回答不管站点是否在仁嘉隆,设定新路线的重要考量不是客运,而是货运,因为只有达到一定数目的货运量,东铁才不会赔钱。

不具备经济效应

不管是北端或南端路线,无容置疑的是,东铁本来就不具备经济效应。东铁原定计划耗资550亿令吉,经过国阵内阁拍板定案后,不到一年,延长路线两次和提升为双轨计划,造价最后飙升至667亿8000万令吉。如果考虑到征用土地费用、利息和其他营运开支等成本后,整个东铁计划的总成本是809亿2000万令吉,这还不包括无法估计的营运赤字。

这些数字并不是笔者凭空想像,而是根据媒体过去数年的报道得来,包括那些认为可在北端路线稍做修改者。这些支持北端路线的人士这么认为,原因是这个路线是沿着人口密集的地区如鹅唛、双溪毛糯、梳邦、莎阿南、巴生市区,然后西进到巴生西港。这些地区大多都是高度发展的地方,地价远比南端路线高。

单凭土地征用费就已足以咋舌,更何况东铁本来就不是要靠客运赚钱。既然东铁本来就不具备经济效益,为何不选择土地征用费用较低的南端路线?何况北端路线的高速公路和铁路客运已经成熟,如果把东铁迁来此地,恐怕多此一举,实际效用不大。

后来的路线就是考虑到货运的需求,加上能够把成本降低至400亿左右,造惠多一个州属——森美兰州。何乐不为?如果联邦政府再来一个U转,你还会幼稚地以为价格还会回到667亿这个水平吗?

魏家祥甩锅彭大臣

希盟建议的仁嘉隆站位于伊斯兰党在雪州唯一的州议席——昔江港(Sijangkang),亦离我的选区不远,身为当地的人民代议士,我自然不赞成修改。不赞成的还包括前交通部长陆兆福、森州希盟州政府和巫统日叻务国会议员。彭州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和安邦再也市议员丁杰隆也提出看法,值得大家参考。可是我暂时还没有听见雪州伊斯兰党对此建议的看法。

现任交通部长魏家祥博士后来把锅甩给彭亨州务大臣,说这是他的建议,可是面对陆兆福的猛烈抨击,魏家祥却当起了急先锋。别忘记,彭亨州务大臣到现在都还没有正式回应魏家祥的指控。这让人怀疑,到底这是否真的是彭亨州务大臣的建议?

阿兹敏任职州务大臣时,也极力反对东铁穿越位于鹅麦的石英山脊,因为这个石英山脊已经被联合国列为世界自然遗产。现在阿兹敏的立场如何?他不是常叫大家应该把政治放一旁,把经济搞好吗?如果今天身为国盟部长的他,推翻昨天希盟部长的他,和前天雪州大臣的他,不知他将作何解释?

因此,现在这个路线是东铁最好的路线。如果现在再更改路线,不仅耽误时间、浪费公帑,甚至这些后门政客还有更多问题要交代呢!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