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风头最劲的人叫诺希山,被视为抗疫英雄,有人甚至比作大马的钟南山。

愤世嫉俗的话出来了,说:除了诺希山,其他部长都在睡觉了?



实际上,他只是发言人,协调和整理资讯,每天的疫情由他统一公布,政府对应之策则由沙比里部长公布,其他人不容乱说,但还是有口痒的不甘寂寞乱乱仙,什么温水杀菌闹笑话,相信已经被压制下来了。

等时疫一过,诺希山的风头就过了。你还记得希山慕丁吗?他就是几年前马航机神秘失踪之后,天天出来应付国际传媒的部长,他从容不迫,对答如流,有人说他具有做首相的潜质。如今,人们却把他撂在一边。

日本有一个官员叫做内阁官房长官,是政府发言人,这个职位以前我们也有过,称为内阁秘书长,口才便给的丹斯里嘉莎里担任过,他喜欢辩论,外号牙擦擦。

各国都有发言人制度,中国每个部门有一个,其中最受瞩目的当然是外交部发言人了,因为过了这段发言人的大考,就要升官了。

在殖民地时代,像诺希山这样的公务员是要管理国家的,他们也都具备专业资格,但是有了民选政府之后无端端多了70个正副部长吃公粮,其实是叠床架屋,把正副部长废了,国家照样运行,这就是双线行政的浪费。



希盟政府那么乱,主要是部长们各吹各的调,叫人无所适从。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