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无奈小马何/刘泰安

希盟政府甫步入上台执政的第二个年头,原已屡传风波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在5月17日发表了把“大学预料班固打制”与“聘用不谙华语土著”挂钩,以及“非土著家庭都富有”的言论,掀起了社会舆论的热议和种族两极化的反应,对于希盟政府第二年的表现,显非一个好的开始!

毛泽东在他的《送瘟神》一首七律诗中写道:“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指出适合人们居住的环境,即使再多美好也没用,因为像华佗那样的名医,对血吸虫也束手无策,借此表达了他对旧社会瘟疫折磨人们的悲愤心情。



我想改动第二句的两字而成“华社无奈小马何”,用以形容本邦高达95%选民支持希盟的华人社会,对于反“新马来西亚理想”其道而行的教长小马(对比现年94岁的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老马”,现年44岁的马智礼可称为“小马”),实在是无可奈何啊!

我对此课题的感想有三:

识人不明用人不当

其一,叱咤政坛逾70年的老马,5·09大选前曾矢言“弥补过去错误,重建国家”,大选后二度拜相、成立内阁选择阁员时,为何会“识人不明,用人不当”呢?



小马可谓本邦有史以来最幸运的政治人物。他从政才两个月(即2018年3月才加入土著团结党,之前是一名大学助理教授),便得以参加大选,当选国会议员后在去年5月21日出任内阁重中之重的教长一职。政治历练浅薄和经验不足当然是一大致命伤,以致他上任后宣布或推行的各种政策或行动,如白鞋换黑鞋、学校游泳课、西马宗教教师留在东马宣教、自委为国际回教大学主席等,无不引起争议,加上最新闹得沸沸扬扬的种族言论,足显小马的官运虽好,却是人民的不幸!

首相办公室媒体和通讯顾问卡迪贾欣在5月22日撰文指出,新政府掌权一年若还在摸索,不称职及表现不达标的部长、州务大臣、首席部长和行政议员都应该辞职。他也曾在3月11日建议内阁重新洗牌和革除某些“小丑及卡通人物”。可惜忠言逆耳,首相并未听取这位诤臣的劝谏,迄今坚拒改组内阁,令人失望!

政治语言唯真不破

其二,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有句竞选名言:“政治语言,唯真不破”,可谓放诸四海而皆准。华社一向鼎力支持并寄予厚望的民主行动党,创立53年后才在一年前从反对党华丽变身为执政党。然而,审视该党一众在朝当官的领袖们对小马言论的反应,包括静静无为的表现,令人怀疑该党已陷入“今是昨非”,抑或“昨是今非”的困境?

行动党确有一些领袖即时炮轰教长“笨蛋”,强调预科班固打和找工没关联;或批抨他是不具教育素养的部长。但他们都非部长级领袖。而唯一部长级领袖回应时却认为“评论越多,会撕裂社会越厉害”。这倒也解释了该党为何“换了位置换了脑袋”而被讥为“静静党”的原委,忘了该党过去是多么勇于不平则鸣!该党一名前国会议员、如今是财长特别协调员最近对贫苦华裔优秀生不获得大学预科班录取之事,冷嘲热讽,讥笑“不是世界末日”,不必“哭哭啼啼”,只能令人闻之齿冷!

其三,小马言论激起了本邦种族两极化的不幸现象。华社纷纷声讨小马,包括通过网站发起“倒马智礼”联署运动的同时,马来社会却对小马大力相挺,除了几位开明人士,如认为“教长言论侮辱马来人”的人权律师兼社会分子茜蒂卡欣,和认为“大学预科班固打制应从90:10比例,改为70:30,对非土著才比较公平”的UCSI大学教授达祖丁。此外,有人发起网站“留马智礼”的联署运动,跟华社运动分庭抗礼的对峙味道极浓。

希盟政府如果继续推行“只问族群利益立场,不顾公义是非原则”的政策,国人企盼的“新马来西亚”宏愿,恐怕会遥遥无期,明天不会更好。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当前我国有部分人民生气了,有待“双马”动向引领前路,且看老马如何处理小马带来的问题!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