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发表“华人富有,占领几乎所有城市”论后,民主行动党多位领袖出面驳斥。

马哈迪在前年6月,也即二度拜相不久也讲过“华人富有”这句话,但上述几位领袖却默不作声,于是网友们纷纷说:果然是只适合做反对党的料子。至于华人“占据了几乎所有城市”,这点说明马哈迪对国家历史没有什么认识。

百多年前,华人就在马来半岛开采锡矿。以吉隆坡来说,现在的历史课本说巴生统治者拉惹阿都拉是吉隆坡的开辟者,这是错误的说法。

拉惹阿都拉确实最先到吉隆坡,但他是到吉隆坡开采锡矿,他在1857年雇请80多名华籍工人到安邦一带寻找锡矿,那时的安邦是蛮荒之地,黒山恶水,80多名矿工大半死于虐疾,拉惹阿都拉再找来百多名华工继续寻找,最终找到了矿藏,拉惹阿都拉就全力开采锡矿,并没有开辟或建设吉隆坡,他在不久后给雪州苏丹儿子逐出雪州,就再也没到过吉隆坡。

建设、开辟吉隆坡是较后到来采矿的丘秀、叶四等人,丘秀在今日的Jalan  Ampang建立一个“三家村”,又谓“三间庄”,是为开辟吉隆坡的发轫,再后到来的叶亚来,他除了采矿之外,也在吉隆坡建立店铺与住宅,屡毁屡建,他在如今的茨厂街开办一间茨粉厂,其他如叶致英、叶观盛、陈秀莲、张郁才等都是矿家,也都参与建设吉隆坡,张郁才开办柏屏义学和柏屏戏院,拉惹阿都拉在建设吉隆坡方面是一片空白。

先达者未必是建设者

因此,我们要弄清楚,最先到那个地方,与开辟、建设那个地方是两码子事,最先到达者未必是建设者,即如华人可能不是最先集体移居马来半岛的族群,但却是开辟马来半岛的建设者。

吉隆坡的开辟史是全国大小城市的范本,都是华人在该地开采锡矿或种植橡胶,其他华人就在附近开设各种店铺以应工人日常生活的需求,形成一个市集,再发展成市镇或城市。

安邦于数十年前,在如今哥莎花园、华登园一带(原名大锅头)有多座矿场,于是有人在附近建立店铺如杂货店、洋货店、药材店、茶楼以至妓院都有,就是今天的安邦街场。

太平原名称拉律,早年因两个华人帮派争夺锡矿开采权械斗多时,伤亡惨重,后来在殖民地政府调停下签署和平协议,拉律乃太平无事,当地华人遂把拉律易名为太平,殖民地政府顺应民意,把Larut改为Taiping。

证明华人建设半岛

怡保有锡都之称,矿业巨子如郑景贵、姚德胜、梁碧如、胡曰皆、余东旋、胡子春等都是发展怡保市的功臣。

马来半岛无论大城小镇都因华人开矿或种植橡胶而催生,锡苗枯竭后,位处要冲或交通方便的市镇继续发展,偏僻的市镇就没落。华人既逐矿场胶园而兴建城镇,城镇由华人“占领”乃顺理成章,华人用劳力、努力与血汗“占据”城市,没得到政府扶助,创造繁荣的马来半岛。

华人占领了几乎所有城市的现象,正好证明华人是开辟与建设马来半岛的族群。百年前的华人先辈深入不毛,开创了今日繁盛的马来半岛,期间不知多少人死于凶乡恶水,命丧瘴岚疠气,年近百岁的马哈迪却拿华人开创马来半岛的丰功伟绩来挑拨离间,居心可恶。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