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疫苗研制成功,并进入大规模接种的阶段,抗疫的“严冬”即将成为过去,战胜疫情的“春天”已在望,但大马“华教的严冬”何时结束?“华教的春天”何时到来?

笔者退休后已不再撰写大块头的学术文章,原本要在有生之年撰写的“文字学教程”也已搁置多年,却“误入尘网”投入撰写时评的行列。

身边朋友问笔者为什么?笔者坦诚相告,“初衷”有二:(一)为华人权益说公道话;(二)为华教的发展仗义执言。

不过,撰写评论文章要有立场、有看法,其中一些环节难免会冒犯到一些人,但如果不敢“有话直说”,尽说一些不痛不痒、面面俱圆的废话,还不如不写!

笔者出身华校,生命中最宝贵的那一段壮年青春就奉献给华教,在华教杏坛上尽心尽力进行传道、授业、解惑,传承华人文化薪火的工作上,对华教有感情,对华社有归属感,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大业,是为国家培养建国人才的渠道。历史因缘启迪各族先贤体认“多元国情”,通过社会契约缔造多源流教育体系,“不拘一格育人才”。

数十年的实践,证明各源流学校在统一课程纲要之下同行并进的可能性,造就百花齐放、各放异彩的卓越成效,为国家培育出国家发展所需要的各类人才。

华教的华小这一支还因校风好、绩效佳,吸引了超过18%非华裔子弟就读。政治领袖岂能视若无睹,一笔抹煞华教所扮演的角色?

政府理应照顾全民

照顾全民,不分种族、宗教,是负责任政府的职责。

教育拨款理应“有盐同咸,无盐共淡”,岂能厚此薄彼,这边“要五毛给一块”,那边手起刀落,连五分的渣也砍掉?

前朝政府的林财长砍掉拉大学院的3000万令吉行政拨款,让他成为千夫之所指,令火箭支持度一落千丈;现在国盟政府砍掉独中与三院的拨款,诚属不智之举。

你要拨款数十亿给玛拉机构,笔者没有异议,因为玛拉的确需要足够资源来培育马来人才,但拨出其中的十分之一给华教机构,让他们能生存下去,继续为国家培育人才,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吗?

朝野的两大阵营国盟与希盟勾心斗角、吵吵闹闹争着筹组大联盟,以出战第15届大选,争夺天下,但组盟出战前,他们须先解决首相人选问题。

国盟潜在首相人选有慕尤丁、阿末扎希、哈迪阿旺;希盟有安华、马哈迪、沙菲益。

前一个阵营,阿末扎希有官司在身,恐徒劳无功;哈迪力量不足,宗教色形太浓,也不合适,别无选择之下,老慕或可免为其难;后者,老马太老,老沙太嫩,恐怕挤不进窄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推老安上台面。

老慕与老安都不极端,若华人票二分,再据理力争,华教或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机会。

(作者为马大中文系前讲师、拉曼大学中文系前助理教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