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的房子/许世平

1858年,主张废奴的美国总统林肯以《裂开的房子》竞选演说,把南北“一国两制”并存的局面作这样的比喻:“一幢裂开的房子是站不住的,政府不能永远保持半奴隶,半自由的状态”。

他原本计划用和平的方式,先限制奴隶制,然后逐步废除及解放黑奴,关键是要维护美国联邦的统一;然而,美国萨姆特堡的陷落,炮弹迫击的尖啸声成为打响南北战争的第一炮。

国家不能分裂,这是底线,南方用武力突破这个底线,美国政府只能用武力回击,林肯对南方宣战,并确定美国的未来国运。在美国独立战争后,南北存在两种不同的社会与经济制度,北方的工业资本主义制度,经济迅速发达,南方盛行黑人奴隶的种植园制度,却阻滞经济发展。

当时一部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却控诉了奴隶制度的罪恶,引燃南北战争的爆发;美国闹分裂,当然英国最开心,英国不愿意看到昔日的殖民地成为统一和强大的国家,还蓄意制造“两个美国”,以图推倒美国这个裂开的房子。

那时的北方一直希望通过和平方式来弥合分裂,战争刚开始,北军打得很被动,英法却谋划要等北军撑不住时,就承认南方政权为独立国家。

国安法行使主权

林肯于是颁布“解放黑奴宣言”,征召解放黑奴参加联邦军队,瓦解了南军的战斗力,使北军得到充足的兵源,还签署“宅地法”消除南方奴隶主夺取西部土地的可能性,从而激励农民奋战的积极性,让北方占据军事优势,并赢得欧洲舆论的同情支持。当南方快撑不住时,英国却暗地给南方军援,美国国会以“内战”拒绝外国的干预。

再检视今日世界,当中国制订《国家安全法》,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强调,“没有涉及任何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与外部势力串谋干预香港事务,实在没理由感到害怕。”

人民之声顾问兼民权活动领袖柯嘉逊博士认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制订国安法,是中国行使国家主权的内务。

国安法却引起香港民主派的忧虑及反抗,认为它挑战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的一国两制原则,美国对中国作出全面攻击,英国还与北京较劲摊牌,首相约翰逊将华为排斥在5G移动网络之外,还为香港300万持有英国护照的港民提供避难庇护。

美视中为苏联2.0

当美国发生种族暴乱时,早前香港发生反修例掀起暴动时维护暴徒的美国,却采取双标立场,还将美国的群众暴动定性为外国势力的煽动。

香港问题正是外部势力渗透与破坏,对一国两制的冲击,对中国内政横顽的干预;美国一直都将中国视为苏联2.0,将国安法视为北京在香港砌筑的柏林墙。

其实,香港很早就是美国“柏林化”的谍战前线,以新冷战为反华战略,对台售武是蛊惑台独及分裂中国的政治工具。

其实,拒绝分裂及维护统一,是林肯给美国的宝贵遗产,这个不可分裂的房子,也是今日中国为维护国家统一,不可典当的国家主权与民族尊严。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