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分手在歧路,斯人独憔悴/骆志辉

在这里我们不谈新币如何走强, 它的主权基金“淡马锡”如何成功,我们要看的是一个国土面积只有734平方公里(大马国土面积比它大456倍),人口只有500多万,却能成为整个亚洲甚至全球排名前列的国家。

事实就摆在眼前;在2023年,新加坡共拿了13项全球及亚洲第一。

最近,我国发生许多种族、宗教极端言论与行为,这种“传承”下来的既有“传统”,加上执政者不思进取、不想改变、放任政客肆意操弄课题、滥用公权力、引发社会不安,究竟谁还在为马来西亚的前景着想?

我用新加坡作为例子做对比,可能会引起许多“马劳”的不满,他们会认为如果没有“马劳”,新加坡不会有今天,如果没有大马的物质资源为后盾,新加坡的商贸也不会如此发达。

新加坡成功转型

殊不知新加坡已成功转型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和全球创新者;亚洲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三。人才竞争力;全球排名第二。清廉指数;亚洲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五。国家和平指数;亚洲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六。 政府效率;全球排名第一。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含泪宣布新加坡“被迫”独立。

当时的新加坡天然资源短缺、缺乏土地、住房短缺、失业率高涨,连国内的社会主义阵线也宣布要进行民主抗争,准备抵制议会。对外,新加坡又要面对“马印对抗”,担心受波及;巫统保守派一直反对与新加坡的“分离协议”,虎视眈眈要把新加坡成为大马的“傀儡国”。当时新加坡处于“内忧外患”, 全世界都不看好它能继续生存。

物换星移,58年过去了,新加坡成功的把永久性的劣势转为持续性的优势,成为了先进国,而我们还在擿埴索途。

新加坡有一套“干预性社会战略”,虽然不完全符合“自由主义”思想,李光耀的“家长式”治理也曾受人诟病,但无可否认,他是成功的。

新加坡政府一直在做“赋能者”角色、塑造“多元性”,而不是让“子弹乱飞”,让社会产生“不信任感”、“不舒适感”和“偏执感”。

85%新加坡人住在公屋,不以种族比例来分配房子(没有价格优待),政府提供协助给愿意在教育中努力学习,或在工作上努力奋斗的人(不是以种族来分配)。

没“种族”问题束缚

在政治上,新加坡政府没有被“种族”、“宗教”问题束缚,而是不断进化,追求一种人人都能受到良好教育,能为自己前途作出判断的好制度(不为“语文”和“源流”争论不休),用政策来驱动“社会包容”与“机会平等”,培养人民自豪感,觉得自己是努力工作才变得小康富足。这是保持社会活力的关键。

大马的政客们不能再坐井观天了,也不要被“利欲”冲昏了头,我们还在歧路上。

反应

 

柔佛

涉新山贩卖摇头丸 两狮城男控贩毒罪

(新山12日讯)两名新加坡籍男子因涉嫌在依斯干达公主城贩卖58.6公斤的摇头丸,今日被警方羁押往新山地庭提控贩毒和拥毒罪。

两名被告分别是49岁的陈晓伟和36岁的黄俊杰,他们聆听地庭法官沙力尼以华文宣读控状后,点头表示明白控状,惟两人皆不认罪。(人名皆译音)

其中,陈晓伟面临4项贩毒和两项拥毒罪名的指控,而黄俊杰则各面对一项贩毒和拥毒罪名的指控。

最高可判死刑

根据控状,两人被控于今年5月29日晚上10时30分,在依斯干达公主城里的浩然山庄贩卖58.6公斤的摇头丸。

在个人控状方面,被告陈晓伟被控5月29日,在新山避兰东工业区一栋公寓贩卖1公斤、11公斤和460克摇头丸和660克冰毒,并持有510克克他命和170克“五仔”。

至于黄俊杰,则被控于5月29日下午3时40分,在新山百合花园贩售74克摇头丸,并持有26.4克克他命。

两人因此被指抵触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39B(1)(a)条文,一旦罪成,可被判处死刑或终身监禁及至少15鞭笞。

与此同时,两人也被指抵触同法令第12(2)条文,并可在同法令第12(3)项条文下被判刑,一旦罪成,可被判罚款不超过10万令吉或坐牢不超过5年,或两者兼施。

本案主控官为诺阿美拉副检察司,两名被告的代表律师则是诺阿菲卡。

由于本案的贩毒指控具有不可保释的性质,因此法官沙力尼未不允许两名被告保外候审,并择定于8月14日过堂,以等待化验报告的出炉。

据本报6月1日的报道,柔佛州警方侦破我国今年来最大宗毒品案,起获198.54公斤总值1160万令吉的毒品,共有14名男女落网,包括49岁外籍首脑。警方在行动中充公总值约120万令吉豪华休旅车、名表、金饰、现金和新元等财物。

视频推荐 :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