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病疫情改变大马/冯振豪

首相慕尤丁宣布复苏行动管控令后,各行各业随着返回岗位,国内旅游放行,各类教育机构陆续开放,卫生总监诺希山医生于日前指复苏控管令乃一项退场计划,惟他强调国人须谨守SOP以适应新常态。

疫情冲击,对于一直以得天独厚的马来西亚来说是一次史无前例的灾祸,无论如何,从全民恐惧到全民哀嚎确实让国人学会了很多。

上了一堂“公民课”

第一,珍惜旧常态。

冠病的传染力极强,人与人的紧密互动随时都可隐忧,因此,一公尺距离和配戴口罩为人们爱护彼此的善举,而减少面见成为理所当然。

至于这些新常态规范,促成人们反思,怀念近距离交流和面对面互动的旧常态时光,管控令也让人们感到“宅家”生活的无味而对“出户”日子心生怀念。

第二,维护卫生人人有责。

大马人习惯安稳的生活,人们对各种天灾人祸颇无感,不把诸如非典型、猪流感、伊波拉等放在心上。而新冠疫情降临,使全国上下成了惊弓之鸟,勤洗手、戴口罩、维社距、少出门成社会责任,相比以前在大庭广众打咳嗽、打喷嚏、鼻涕、吐口水的陋习,如今经过管控令的“训练”,不维护个人卫生随时被公众标签,因此,冠病疫情可以说改变马来西亚人一贯轻视维护个人卫生乃至公众整洁的国民性,上了一堂不分年龄的“公民课”。

第三,疫情测出公仆专业性。

在大马,公务员体系的专业度不是被质疑就是不被重视,这种态度直到新冠病毒的侵害而改观。

军队、警察、医护、卫生局严守职责,夜以继日在岗位上的辛勤都进入国人的眼帘,博得国人的尊重,一方面让大马人看见我国公仆的专业度,公仆也从中各自的专业中获得自信。

另一方面,公众和公仆在疫情当下发现彼此信任的重要性,有助于消除推动公共政策所遭到的阻力。

第四,调试经营模式的必然性。

全球疫情大爆发造成既往的经济活动遇到挑战,各国都面临经济衰退的风险,惯于“跟风走”的大马经济难以幸免。

改变经营模式

为此,在各行各业或陷倒闭潮之际,改变经营模式成为求生之道,维持适应新常态的灵活性,适时握紧或松解以配合疫情变化,时刻更新及认真跟进抗疫措施,“居安思危”变成企业经营者到第一线员工须拥有的精神准备,据此,或许经济前景黯然,但这次疫情打击却让各行业主动寻找出路,不得不积极面对,催促人们努力上进,毕竟人人都清楚于时下选择自我放弃不会得到太多关怀,因为每个人都自身难保。

冠病改变了我们的世界,马来西亚人从这件事学到不少,尤其是从怀缅以往的生活样态中思考,幸福安逸的生活是大家携手不分肤色、语言、信仰或地区所营造出来的。而且病毒不因身分差异而有差别待遇,某种程度上,再次让马来西亚人领悟“不分彼此”的感觉。

(作者为台湾东吴大学政治所研究生)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