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马来人尊严大会”/王介英

日前笔者写了一篇《追寻“尊严”的正道》,拙文见报的同一天,拜读了巫裔学者达祖丁教授的大作《马来人尊严大会,新醸或旧瓶?》与评论员陈圆凤的大作《大家都不习惯改朝换代》,因有感而动笔,再谈“马来人尊严大会”的问题。

按照常理,如果我们自己光明磊落,坐得正,行得正,而我们的族群也没有人干出贪赃枉法、作奸犯科等有损“尊严”的事,那检讨族群“尊严”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举办探讨族群“尊严”的集会也根本没有必要。但“马来人尊严大会”还是如期召开了。



许多人对此感到纳闷,想知道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陈圆凤问:他们“是因为有尊严才开会,还是因为没有尊严才开会?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尊严才开会,或是为了找回尊严而开会?”达祖丁则想知道,“这集会要传达什么讯息?”

清白之身百毒不侵

笔者想问的却是,什么人、什么事件令马来人感到“尊严”受威胁而促成此次大会的举办?是巫伊炒作的“火箭操控希盟政府”的闹剧,还是有心人散播的“回教受到基督教、自由主义的威胁”的流言?

如果你相信人间真有正义、天下还有公理,那你必也相信“闹剧”经不起分析,不实的“流言”过不了验证的关卡!人必自悔而后人悔之,清白之身自有百毒不侵的免疫力,干下贪赃枉法,于德有损的勾当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尊严”受损者,唯有反躬自省,找出毛病,根治毛病,才能重建!



有些事比较敏感,外人不宜启齿开口,以免引起误会,但自己人则可以不用吞吞吐吐、遮遮拦拦,大可畅所欲言地如实说出。

“单独行事”不能致富

达祖丁说:“马来人的尊严已经因政治领袖和政府官员抢夺了人民数十亿令吉、破坏了警察和司法机构的声誉、玩弄我国教育体系,以及提出抵制非回教徒的想法,以致吓跑外资而彻底被破坏。激励大会应告诉大家不要怪罪他人或世界。”

他还主张马来人若想重建尊严,不仅要“努力工作”,还要“聪明工作”。“聪明工作”指的是:与任何可以帮助自己族群改善现况、谋求发展的“外人”建立人际网络,进行合作,因为“单独行事”并不能使他们变得富有。他希望马来人会欣赏“开放”的价值,秉持仁慈价值观去与外人交流!

专家学者想从学术的角度检讨族群“尊严”,一点问题也没有,而且还是好事,但政治人物可千万不要节外生枝,趁机博乱将问题政治化,睁眼说瞎话去怪罪他人,寻找代罪羔羊,拿别人来开刀,以遂自己族群“没完没了”的诉求,从而显示自己多么维护族群权益,借此争取族群的选票!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