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龙成名时,是一个长发青年。成龙成名时也是一个长发青年。生活照,不是剧照。

长发的造型是一个时代的印记,引领过风骚,留下了记忆。



何必为了理发店不准营业而烦躁不安?转个念头不就行了?

满洲人来了叫你留条猪尾巴,你不肯;满洲人走了叫你剪掉猪尾巴,你也不肯,隔着一层头皮,里面的头脑是多么顽固。

当年长发的潮流逐渐消退,因为社会观感不同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长发青年等同于不良青年,警察也特别照顾,因此正派的都不再留长发而是认命了,剪了个阿伯头。

社会对长发避忌到这个程度:日本一位著名音乐家喜多郎有一次带着他的乐器和人员准备到新加坡开演奏会,不料在海关被挡了,不能入境,因为他的发型不合国情。

喜多郎是长发中年,很野样,像要投江的屈原。但本地也出了个更加野样的作家,敦拉萨文学奖得主沙末赛益,白发瓢飘,白须飘飘,傍晚站在车站候车吓坏路人,我们却以他为傲。



国情两个字很难伺候,只有孟加里大兄对通偶发终身不渝。

两个月不剪发,不妨考虑再造一个潮流,让世界改观。

最传奇的造型,应该就是古巴的卡斯特罗了。当初他上山打游击,队里没有理发师,他就让头发胡子自由成长,等到打胜战下山,世人一见,突然惊艳,尤其是全世界妇女惊呼,好个热带男人的象征!成了性感象征,老卡大乐,索性把这个造型守护一辈子。

把头发胡子留住,你可能是下一个魅力大叔。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