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共同利益就是政治现实/许国伟

随着国会通过对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的信任动议,安华的团结政府不再受质疑。

虽然国会在表决时是采取声浪通过,而不是记名投票,不过这问题不大。

一来,国会采取声浪表决是常有的事;二来,记名投票需15名国会议员站起来要求。但朝野都没人要求,尤其是在野的国盟,显然朝野对结果都心中有数。

毕竟,在遴选议长及副议长时双方票数差别摆在眼前,而且国盟的亚娄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沙希淡也主张国盟弃权,因为投反对票形同忤逆元首。

所以,即使是声浪表决而不是记名投票,信任动议通过不存在问题。

问题在于,安华能否靠通过信任动议,换来稳定政治,做好做满的机会?

安华的票数,主要奠基在5个政治联盟签署的团结政府联盟共识协议,即希盟、国阵、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沙巴人民联盟(GRS)和民兴党。

在这协议里写明,举凡在可能影响团结政府合法性的投票中,各党国会议员都要支持,否则要辞职或终止国会议员职务,悬空议席。

大家在同一条船上

说白了,就是大家都绑定在同一条船上,不支持就要失去议员资格。

虽说这协议的规定是否具法律效力,还有是否违背反跳槽法令,各方有不同看法;但至少目前仍是稳定团结政府的重要因素。

毕竟,就像歃血为盟般,就要紧紧绑一起。

但是,政治从来都不是讲义气的地方。

在政治上,能让各方各人紧紧绑在一起的,不是原则也不是理念,而是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敌人。

喜来登事变为什么会发生?

说到底,就是当时的希盟内部失去了共同的利益,也失去了共同的敌人。

试想,如果团结政府里有政党或政治联盟,是直接退出,而不是在国会里不投票,那么议协也管不到。

所以,安华的团结政府要能做好做满,不是只靠团结政府联盟共识协议,更不是靠通过信任动议,就能换来稳定的5年。

说到底,仍然是要靠有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敌人,这就是政治现实。

视频推荐:

反应

 

言论

冷眼旁观甲政局/许国伟

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说,马六甲或将成立团结州政府,与中央成立团结政府情况相符。

身为国阵兼巫统主席,扎希这番话,不会是信口开河,也不会简单。

马六甲在2021年才举行州选,照理不需也不会在接下来6州选举时,一起解散州议会。马六甲州选时,28个州议席当中,国阵赢得21席执政,而希望联盟赢得5席及国盟2席。

国阵的议席,巫统拥18席,马华2席及国大党1席;至于希盟是民主行动党4席及诚信党1席。

甲州首席部长是巫统的拿督斯里苏莱曼,而州行政议员的分配,是巫统8位、马华1位及国大党1位。

如果没有州选,甲州又要跟中央一样成立团结政府,这意味着什么?那就是,甲政府重组,从首长到州行政议员都可能换人。

无风不起浪,甲州看来是暗流汹涌。

第一个暗流是,首席部长苏莱曼和巫统甲州联委会主席兼行政议员拿督斯里阿都拉勿,一直传出不和消息。

去年中时,传出苏莱曼的人马,要倒州主席阿都拉勿;从去年底到今年初,又频频传出有人要倒首长,让巫统中央属意的阿都拉勿接任首长。

第二个暗流是,身为国阵主席的扎希和马华及国大党两个盟友关系,恐已心生间隙不睦。

第15届大选后,国阵大败失去政权,而在跟希盟或国盟合组政府的拉锯战中,扎希跟马华国大党形同翻脸,他们要求扎希辞职,更会是扎希心里的刺。

再来,团结政府成立后,马华和国大党没获分配官职,外界也认为这是扎希在惩罚盟友。

或“拋弃”马华国大党

至于即将到来的州选,扎希极大可能会“拋弃”马华和国大党,不为他们力争上阵议席。

当马华和国大党没有任何州席,这意味着州选后希盟执政州属组成团结政府,就只是希盟和巫统的团结政府。

那么,若甲州在州选后也重组,成立团结政府,是否意味甲巫统也要“拋弃”马华和国大党,让希盟的行动党和诚信党替代,成为州行政议员?

若甲州真的这么做,那么柔州还会保持现状吗?

扎希领导下的巫统,不要马华和国大党这传统盟友了,依然可以选择拥抱希盟,靠行动党和公正党拉来华人票和印裔票,代替了马华和国大党的票源。

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国阵就解体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