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自半年前有三家公司引进共享脚踏车计划,就风波不断。

有人从高楼发泄式将脚踏车抛下,有人把脚踏车丢弃沟渠,有人拆掉零件,有人把密码锁磨掉,占为己有,有人索性把脚踏车扛回家藏起来私用。



于是有评论说:“共享脚踏车服务是国民素质的一面照妖镜。”

这话等于告诉我们,狮城的国民素质实在差,有很多妖形妖状的人!这对于自诩为富裕、法治、秩序、优雅的狮城,无异是极大的讽刺。

破坏公物泄怨

狮城的国民素质真的那么糟么?换个角度看吧,在欧洲已经实行六七年的共享脚踏车计划,一切顺畅,并没有如狮城这么糟糕!何以如此呢?关键在于他们的民怨少,失业了,有失业救济金拿,贫困无助者,有社区组织或教会或慈善团体提供三餐或保暖和医疗。

如此看来,并非狮城被照出很多“妖”,而是照出很多“民怨”。纵观世界,有民怨的地方,民怨者都会把怒气、怨气发泄在对公物的破坏上,如街道墙上的涂鸦、毁坏灯柱与电话亭、刮花汽车与巴士、泼漆在广告牌或商店招牌。



因而,当有了共享脚踏车,自然成为宣泄的工具的之一。

有几宗从高楼抛掷脚踏车,或破坏脚踏车被控上法庭者,年龄都偏向少年,这其实与“国民素质”没多大的关系。

让我们回顾一下,凡是民怨少的国家,如欧洲、北欧、日本等,共享脚踏车计划都顺畅运行,而民怨浓郁,自由被压制的国家,共享脚踏车,倒变成“共毁脚踏车”了!闻说有个国家,至少有90%的共享脚踏车被毁、被偷,害得公司血本无归,唯有宣布退出市场。

大马姗姗来迟,还未引进共享脚踏车计划,未曾有公司进驻。我们很好奇,共享脚踏车也许不是测试大马国民素质的方法,但倒是考验“民怨”的一个指标,衡量得失,谁有胆量进场呢?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