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坐困愁城/陈勇健

东马两州昔日一直被贬称是“国阵定存州”,但经5·09大选洗礼后,东马政治局面已彻底翻盘。

砂国阵政府抓紧时机退盟,自主成立砂州联盟;沙巴民兴党大胜,继该州团结党失势、巫统一党独大后的另一奇迹。不过,两党仅以信任供给的不结盟方式向执政党靠拢,而选择不直接加入任何政党联盟,也莫名为中央政局的不稳定性,添上决定性的一笔。

当前,另一个时机已到来,希盟在任相问题屡试不果后,方向一大转向东马释出善意,由于“马哈迪-安华配”破局,人民公正党坚持安华任相,否则就拉倒退出;而马哈迪若不任相,夺权计划就彷如不可能之任务,毕竟希盟和土著团结马派凑来凑去也只得96席。

马、安两者相互不退让,安华还因此东渡欲与砂盟会谈,结果吃闭门羹,东马人士见到安华都刻意回避,明显根本不想多谈,此举可知安华斤两之多寡。

另一方,马哈迪非省油灯,把安华和公正党问题摆一边才是正道,安华东马叩门不顺遂,但马哈迪接受到的信息反而是:对安华信心和信任皆不足,却认为支持马哈迪可变通。

沙民兴党的9国席和砂盟18国席合则27席,足以回到希盟当选执政时的多数,成事的话,土团大门即可关闭,问题多少将迎刃而解。夺权后能再拉拢多少,到时必将成事。

隔岸观虎斗

由于沙巴首长兼民兴党主席沙菲益是首相方案最大获益者,沙巴可谓赞声一片,认为此时终于可以逐步化解问题,迈向更广大的团结。

砂盟方面视乎不怎么领情,砂副首长兼人民党主席詹姆斯马欣怀疑是马哈迪否决安华的策划,但砂盟也不甚支持安华,显然是选择隔岸观虎斗,等大势所趋再谈,真可谓“砂州模式”,独具一格、保持存疑精神。

倘若只得沙巴民兴党加入希盟+,那结果也仅枉然,毕竟最终结果是通过沙巴来拉拢砂拉越加入,一并巩固希盟,才会有这次的“东马牌”。

再则,此方案似乎又是马哈迪的非正式声明,会议仅有马哈迪、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代表和沙菲益会面,独缺公正党领袖。试想公正党会为此建议屈服吗?连上次希盟主席理事会议上决定、安华点头的“马安配”都受到公正党的否决,该党葫芦里到底想卖何药,选民十分不解。

公正党要支持敦马,那是不可能的任务;若仅反对马哈迪任相,那沙菲益方案可否支持呢?

若公正党坚决反对而退出,是否又意味着希盟又因38席缺憾,而无法顺利执政?其实这倒未必,或许可以猜测,马哈迪狡兔三窟早已做好准备。

别忘了公正党内乱已濒失控走火,若希盟真的夺权成功,试想将有多少人跳槽过档?况且土团党多数议员若在公正党的缺席下再度回归,届时能估计的席次会有多少?

希盟执政到希盟下台,直到希盟布局夺权,造王者还是识途老马。安华和公正党在“马安配”的不识趣,导致马哈迪另寻方案,沙菲益方案更加备受鼓舞也更能顾全大局,相反地安华离相位的压力则愈远愈大,慕克力任第二副揆无疑是将定时炸弹绑定,试问安华将情何以堪?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