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兔年中美新危机/谢诗坚博士

当我们送走壬寅年(虎年),迎来了癸卯年(兔年)之际,我们还是对新的一年感到迷惑,因为当今的世界还是美国仍在呼风唤雨与颐指气使;矛头尤其对准中国,不让玉兔呈祥和,还让南海掀波涛。

自从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后,美国就崛起成为独树一帜的强国,不再以英国马首是瞻。

虽然美国是于1775年从英国手上取得独立,但它在后来的发展中凌驾了所有国家,包括英国,而成为世界霸主。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列宁在1917年领导的俄罗斯推翻了沙皇,建立起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但在百废待兴的国家里,只得自我摸索成长,根本无法与美国争一日之长短。

未想在30年代,因为德国不接受战败国(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以德国失败而落幕,被责令作出巨额赔款,割让领土;更被限制军人不可超过10万人,不能有潜水艇和拥有空军等)所受的屈辱,而出现一位狂人希特勒(1889-1945)在1933年领导纳粹党夺得德国元首高位,而在1939年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企图雪洗前耻。

讵料原本不是海权国家的德国,因希特勒的误判和自负又大败,真的造就了美国一跃成为超级大国,与苏联在战后(1945年)瓜分欧洲与亚洲领土,进而出现两个超级大国的长期冷战,直到1990年苏联变天再缩回俄罗斯,才结束这个两雄对峙的局面。

美国误判借中打苏

但苏联的变天只让美国高枕无忧一段时期,因为另一个对手中国,借助中美关系的改善(始于1970年),在军事和经济上全面提升,在千禧年时,一跃成为新的强国。

应该是美国的误判,以为拉拢中国打压苏联可坐收渔翁之利,而继续独霸世界。

未想在改革开放30年后,中国竟然在2003年喊出和平崛起的口号,美国较后也在2009年疾呼重返亚太,后来扩大到印太(印度洋及太平洋),其目的是要制止中国在和平崛起声中搞出新花样。

果不其然,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时,不仅是新花样,还是前所未有的走出国门的大动作,触动了美国的神经线。

在奥巴马主政时期(2009-2017),他已经准备了应对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因而有了拉拢印度、日本、韩国和澳洲之外交行动,直到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更变本加厉启动反华和反共的战略。

特朗普除了在2018年发起中美贸易战外,也在其他领域,尤其是高科技方面切断中国的技术零件供应。

显而易见的是,到了拜登时代(2020-2024),美国当下的对华政策已不再期望通过投资和工艺转移来改变中国的体制和战略,而是直接向中国叫阵,明确地全面打压,最终实现可能的中美经济脱钩。

全方位与中国摊牌

就此而言,美国认为可以在三大领域中遏制中国的发展,即电脑(包括芯片、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生物科技以及清洁能源;再下来美国将利用三大领域的整个技术生态系统,发挥了乘数效应来钳制中国。

因此,新的一年美国不会放弃对华再包围,也会在技术出口上进行更严格的管制,而且正如国务卿布林肯所形容的“塑造中国周围的战略环境”,以约束中国。

抑有进者,拜登除了盯住欧盟和北约成员不得倾向中国和俄罗斯外,也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大加反对,更质疑其动机,甚至联合欧洲国家共同提出美国式的“一带一路”方案,准备在全方位与中国摊牌,进而堵住中国的高铁伸入世界各国。

对此,我且引用英国著名史学家汤恩比(Arnold Toynbee)的话是令人深省的。

世界和平依然脆弱

他说:“地球的整个表面包括大气层,都因惊人的技术进步而有机会地联系在一起,然而人类在政治上却尚未实现大联合。我们之间仍然是按照各自方式生活的陌生人,两次的世界大战及现今世界范围内的不安、沮丧、紧张和暴力,说明了这种危险的存在,人类无疑正在走向自我毁灭。”

可惜汤恩比的告诫,特朗普和拜登都听不进去。兔年带来的新危机仍是让我们揪心的大事。

其实已经在1975年逝世的汤恩比在当时已看到世界尚处在危险边缘,为什么在50年后的今天,世界还在为意识形态及体制的不同而斗个你死我活?

由此可见,这个世界的和平依然是很脆弱的;中美之间的新危机也越发明显,就不知何时会爆发?

反应

 

国际

疫情遇虎年 狮城去年生育率新低

(新加坡27日讯)疫情遇虎年,去年新加坡生育率跌至历史新低。受访妇产科医生指出,今、明的兔和龙年是受华人喜爱的生肖,加上新措施推波,暂无需对去年数据过分担忧。

《新明日报》报道,新加坡2022年的居民整体生育率降至历史新低,只有1.05。

协助管理国家人口及人才署的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兼财政部及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英兰妮早前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总理公署开支预算时指出新加坡生育率下降的多个原因。

新加坡整体生育率与许多发达国家一样,多年来呈下滑趋势,另外,去年是华族传统上忌讳生育的虎年。另外,有更多国人选择迟婚,也有更多夫妻延迟生育或生育较少孩子。

鹰阁医院妇产专科兼泌尿专科顾问医生钟耀伦受访时说,华人传统观念上的确有避忌虎年生育的说法,而兔年和龙年则较受想生小孩的家庭欢迎。不过,他认为这两年的生育率虽然料会有所增加,但幅度不会大。

“与30年前相比,新加坡华人对于这方面的传统观念淡薄了不少。最主要还是父母认为养育孩子如今有不少考量。”

退休的资深妇产科医生方壮威则指出,根据过往经验,兔年、龙年的新生儿出生数肯定上升,但不能确切预测上升多少。

除了今年财政预算案宣布的一系列措施减轻家长的育儿负担,去年公布的《新加坡女性发展白皮书》中也计划从今年起,让21岁至35岁的女性,无论已婚与否,都可选择冷冻卵子,供婚后进行辅助生育之用。

方壮威提到,女性的卵子质量在35至40岁后会显著下滑,或影响生育能力甚至是新生儿的健康。

“冷冻卵子的质量不会随着时间流逝受影响,让人提前冻卵的政策,或者增加幼儿园数量,有助于提高生育率。”

民俗家:生肖具影响力

民俗学家徐艺庭受访时说, 1 2 生肖是有着数千年历史的说法,也是伴随许多华人一起成长的习俗。

“因为流传久远以及关注的人多,从风水学看也具备了一定的能量和影响力。”

她表示,因此有人认为虽不必坚守所有规条,但一些忌讳可免则免。

徐艺庭说,龙有着别于其它所有生肖的特殊地位,不容易被冲克,因此不少华人也喜欢在龙年生育下一代。她也谈到,其实个人生肖也要与生活中的其他人之生肖相匹配,才会演变出不同际遇。

育儿需时间精力 双薪家庭或难兼顾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恩赐受访时指出通胀持续走高,以及世界局势动荡,也可能对国人当前和未来生计造成影响等。

他也说,抚养孩子需要长期付出时间和精力,双薪家庭可能难以兼顾。

“整体生育率自1977年起开始下降,大部分华族人口的生育率在过去2年或更长时间甚至低于1。除非我们能继续输入移民为经济做出贡献,同时不削弱新加坡人的就业机会,新加坡人口看似也会持续的迅速老化。”

陈恩赐也提到,新加坡乃至东亚国家尤其珍视下一代,父母会竭尽所能让孩子有良好的发展,因此在本地养育孩子很花时间、精力和金钱。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公共政策助理教授陈宝玲则说,迟出生的孩子与祖父辈相处的时间会少了,甚至没机会接触,少生育也意味着家庭网络缩小。

她也说,除了向新生儿提供资助之外,也可考虑让新生儿的哥哥、姐姐受惠,减少父母因多生孩子可能夺走现有孩子部分资源的顾虑。

视频推荐: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