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依斯迈的考验/陈福星

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达祖丁被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撤除最高理事一职之后,抓狂式地“爆料”,箭头直指党内“法庭帮”。

这种亲痛仇快的举动,很符合达祖丁的个人性格,而两派人马的唇枪舌剑,不会没有后续。

政客之间,少有过命交情,但此时此刻,达祖丁是口口声声站在举荐他出任大马驻印尼大使的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

达祖丁周一(27日)记者会上的“乱枪扫射”,应该不会是奉首相之命行事,但这不意味着局外人,包括巫统区部和基层,不会把这笔账算在依斯迈沙比里头上。

党同伐异在政治上本就司空见惯,巫统党争也不是一两回的事,但达祖丁的炮打司令台,会否将原本暗流汹涌的内部角力推上台面,如今还很难说。

政治作风相对中庸的巫统宣传主任沙里尔韩丹呼吁党同志保持冷静,莫让政敌有乘隙而入的空间;但巫统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却不同论调,认为党选必须马上举行,免得巫统陷入被解散的危机。

巫统一再推迟党选之举,牵扯到社团注册法令,但巫统代表大会已通过修改党章,将党选日期摆在大选之后,却是铁板钉钉之事;换言之,除非社团注册局或内政部发声,要不然巫统不可能立刻进行党选事项。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要是巫统党选落在大选之后,要是依斯迈沙比里还是那个时候的首相,要是他(依斯迈沙比里)参与竞选党主席,赢面有多少?

当然,这只是一个假设性问题,可此事如果成真,我赌依斯迈沙比里会过关斩将,就算不战而胜也不足为奇。

政治很现实,在巫统更是如此。

大选是依斯迈“磨刀石”

5·09大选兵败后,树倒猢狲散,过档的过档,销声匿迹的销声匿迹;但当巫统通过“喜来登政变”回锅后,一些人又再政坛热了起来,巫统拿回首相宝座后,情况更甚。

说实在,依斯迈沙比里能当上首相大位,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是天掉馅饼,问题是他不是巫统的第一号人物,也不曾领军巫统直面大选,所以对他不服的大有人在。

然而,只要巫统最高理事会肯遵守承诺,一旦国阵赢得大选,依斯迈沙比里可连任首相职,则情势将会大大改观;到时候,你认为目前看来没什么脾气的依斯迈沙比里,要是遇上逆其意的无理取闹,他就不会大发雷霆?

要知道,那时候他已经是一名经过考验,而且是真正大权在握的首相大人。

反应
言论

巫统纪律行动违民意/陈福星

上个世纪80年代的马华“梁陈之争”,爆发点在于时任纪律委员会主席拿督麦汉锦一口气开除以陈群川为首的反对派“14精英”;此举,非但在党内引发巨大反弹,华社也为之哗然。

长达20个月的“梁陈之争”,以时任代总会长拿督梁维泮领导的当权派兵败如山倒画下句号,而个中肇因虽不一而足,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当时华社可说是一面倒偏向陈派。

1月27日,巫统最高理事会宣布开除包括前巫青团长凯利在内的44人,前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也被冻结党籍为期6年;很显然,这个所谓的纪律行动,让人嗅到的,是一阵阵浓得化不开的排除异己味道。

针对最高理事会的手起刀落,巫统内部党意如何,相信即将召开的各级组织改选可提供答案。然而,更重要的,或许还是来自马来社会的民意。

州选考验希盟巫统结盟

雪兰莪、森美兰、槟城、吉兰丹、登嘉楼、吉打不久后将举行州选举。这个时候,这6场州选对首相拿督斯里安华挂帅的团结政府,将是一个极为严峻的挑战。由希望联盟掌权的雪兰莪、森美兰、槟城但凡失去一州,团结政府都将颜面无存。

皆在西马半岛举行的6场州选,将首次考验希盟与巫统的结盟;其所产生的力量,究竟是一加一等于二、一加一大于二,还是一加一小于二?

老实讲,希山慕丁和凯利绝对算得上是马来社会的精英分子,两人同时遭受纪律处分,马来社会心里是什么滋味,6州选举必然找到答案。

弱势下清党 土伊乐开怀

而如果你现在问我,我会认为,巫裔选民将在州选中惩罚巫统,但希盟是否会因此受累,则不好说。总而言之,希盟和巫统的结盟将出现一加一小于二的消极局面。

必须清楚的是,巫统是在本党处于极度弱势之际,采取强硬行动对付希山慕丁和凯利等人,而这种举动,难道还不足以让国盟的伊斯兰党和土著团结党乐开怀?

巫统选择排除精英领袖,绝对是亲痛仇快之举,就算党意是站在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这一边,它在州选中,也必然不是民意的敌手。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