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内发生三宗有关网红的纠纷,朱浩仁的肤色歧视、陈顺宽关于象屿山的误导性内容、林尚进的扭曲爱情观,这不禁叫人纳闷:这些网红的品味怎么了?不过,这样也许是问错问题。

首先厘清我们说的“网红”究竟是什么意思,字面所指是网络红人。常有人把网红和关键意见领袖混为一谈,其实是两回事。网红有大群追随者,具传播力,但不代表像意见领袖那样有影响力。这道理是某位网红跟我说的:有没有影响力,在你开口叫追随者掏腰包时见真章。

影响力何来?学识。如果一个人在某方面拥有专业知识或丰富经验,追随者会听信他的见解。另一辅助因素是个人魅力,有丰富知识却没有表达的魅力,影响力减半;反之,空有魅力却无实学,追随者很快就会看穿。

是不是知识型网红,不是你自己说了算。一些网红最大的问题是搞不清楚自己的传播力并不等于影响力,误以为只靠个人魅力便能弥补实学不足。他们把力气都耗在招揽更多追随者。怎样做到呢?不外乎生产讨好大多数观众的内容。

根据流量定回馈方案

把内容受众群画成金字塔,那么顶端是知识型内容,包括艺术等等;中下部是猎奇、搞怪等娱乐型内容。网红求量,自然往下发展。

另一大诱因是社媒和商家回馈网红的方案都根据流量而定,网红若往顶端发展等同自断财路。

所以,要问的不是网红的品味怎么了,而是要问网民的品味怎么了?网红的行为完全符合经济学,哪里有利益就往哪里去,他们在做市场要求的事。网红稍有犯错就引发群攻,反而证明了确实有如此多人关注,经营方向是“对”的。我可以告诉你,三人中至少有一人因遭围剿而窃喜,说这样的负面新闻反而把他的知名度抬得更高。

既然有网民指出网红的错误,是否表示网红低估了群众的水平呢?一方面是,并非所有接收娱乐型内容的人都是乡民;但另一方面,引发纠纷的议题其实都十分容易讨论:肤色歧视、歪曲事实哗众取宠、大男人的爱情观,这些对错相当分明,每个人都能提意见。如果网红谈的是司法独立、选举制度改革,那么肯定空谷无声。不是网民水准有多高,而是网红水准掉得太低。

在这样的网路生态底下,本地网红能否往金字塔顶端爬上去成为真正的意见领袖,同时也拥有众多追随者呢?答案是可能的,只要跳脱本地网路生态,把视野开阔到全球。

这里市场太小,对知识型内容需求太少,但网路无疆界,只要生产的内容真有素质,国外也一样会有人关注。

那么,本地网红有没有这样的企图心、上进心?我又问错问题了,该问的是网民有没有意识到需要提升自己的品味?吸收更有营养的东西?当然,我完全不否定这些娱乐型内容的价值,我们不可能天天都吃营养沙拉,偶尔吃些垃圾零食让自己开心一下,还是必要的。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