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出随着巫统10多名国会议员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后,你可以很快就看到听到有好些人开始表达这样的一个看法:不可让巫统再做回政府。

或者更正确的说法是不要让巫统当政府的“司机”。

他们似乎对使用“污桶”这个字眼感到比较舒适。而加入使用“污桶”这字眼的,近来有些还是我一直以为素质比较高的人士。

这真的让我大跌眼镜,所以觉得有必要表达一些愚见。

你可能会说,用“污桶”作为“巫统”的代称,小事一桩呀,何必那么认真?

我不但不介意幽默,还欢迎幽默。要是你了解什么是幽默,或者对我而言幽默应有的底线,你就不会把下贱当幽默当作是小事一桩。

被“污桶化”还不自知

首先,把“污桶”作为“巫统”的代称,应该是源自那些在火箭搞宣传的。第一个使用“污桶”,我说他有创意。

接下来那些重复使用“污桶”的,只不过是鹦鹉学舌。更加不客气的说,真的被洗脑了,被“污桶化”不但不自知,还洋洋得意。

巫统就只不过是马来西亚一个种族政党,我相信前人把它译成巫统,巫指的是“巫裔”,而不使用马来人或者马来族,看来是避开出现一个不宜的缩写“马统”。至少,前人还懂得避忌,还知道对语言的尊重,对友族的尊重。

“巫”即是代表马来人,那以谐音杜撰个“污桶”,那些人为什么不觉得有问题?

其次,“污桶”之所以能够引起好多华人的共鸣,反映出华人高人一等的文化心理,不管是自觉或不自觉的,也就是“我是干净的”。

如今回想起来,华人那么钟情“净”选盟,倾力反对会“污染”环境危害人命的莱纳斯等,以此心理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

至少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对许多华人而言,政治的干净与污浊是相对的,只是心理上的界定,无需以事实为根据。

所以,把“污桶”挂在嘴边,是非常清晰的精神胜利法。巫统回归,这些人也只能以”污桶”回敬,让自己感觉到至少我“x”了“污桶”,做了一些事情。所以,有42个议员的国会最大党,得到绝大多数华人选民的鼎力支持,为什么比“污桶”还不如?

其三,我想这些华裔同胞也应该在互联网的基础上,在多加几把劲向全世界控诉马来西亚华人最不幸、最委屈,竟然在“污桶”主导下被管了。

正如我上面所提到的,政治的干净与污浊是相对的。出自“污桶”的安华、马哈迪医生、慕尤丁还有莎菲益等等,在许多华裔同胞眼中,好像个个都是出于“污桶”而不染。

华人在政治的境界是属于神级,像我这样的一个凡人永远无法理解。

我是说,他们有精神胜利法,也有万能精神漂白剂。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