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以退为进的慕尤丁/利亮时教授

丹斯利慕尤丁曾经在冠病疫情期间掌握首相的大权,如今则沦为在野党领袖之一。慕尤丁在2023年土团党代表大会上,曾宣布将在2024年退位,不在党选中寻求连任。慕尤丁此举是以退为进,以目前土团党处于劣势的状况下,党内不能没有慕尤丁。首先在国盟内部,伊斯兰党占有政治上的优势,如果让慕尤丁离开,土团党很有可能逐步被伊斯兰党裂解。

土团党的领袖相当清楚当下该党的困境,因此该党2023年11月25日的党大会一致通过挽留慕尤丁。土团党最高理事在今年6月的会议中一致同意,将依据去年党代表大会上通过的动议,慕尤丁将在来临的党选中继续领导该党。

慕尤丁本来就没有必去之心,在党内领袖的挽留下,自然是顺水推舟以大局为重,继续领导土团党多一届。慕尤丁这招“以退为进”,让他在土团党继续成为唯一的共主,也没有人敢挑战他。

另一方面,土团党最高理事会议同意,交由总秘书韩沙,就7名拒绝签署效忠党及不支持团结政府的指示函的国州议员采取后续行动。

对于慕尤丁而言,当下是稳住该党的内部,只有团结的土团党,才能在国盟内部有一席之地。这样未来如果可以再次夺下执政权,土团党在内阁才有话语权。

牵一发动全身

稳住内部和扩展影响力,都是慕尤丁再度当党主席的主要任务。现在慕尤丁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理7位拒签效忠党及不支持团结政府的国州议员。如果立即采取行动,就会迎来补选。

就目前土团党的势力,如果在这次补选中无法完胜,这样对土团党是一大打击。

首先,伊斯兰党在下届大选,就会从土团党手中拿走原本属于该党的国州议席;其次,对外来说,这次只要失去一席,都会激励团结政府的士气。土团党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下,该党不会处理这7位党员,因为牵一发动全身,土团党没有输的本钱。

现在的慕尤丁是土团党的“定海神针”,暂时是没有人可以取代他。然而,历经两年的时间,以土团党一群利益结合者,如何能让该党继续往前挺进,这是一大问题。再者,土团党目前还剩下多少基本盘,这是该党必须密切关注的。

慕尤丁是催生土团党的创始人之一,他是否能够振兴该党,或者成为该党的终结者呢?未来3年就可以见分晓。

反应

 

要闻

对慕尤丁党选“方案”不满 匿名土团领袖:令许多人措手不及

(八打灵再也18日讯)土团党数名最高理事和区部领袖,对于主席丹斯里慕尤丁提出的今年10月党选方案感到不满,并认为此举“旨在保护其些人士”。

一位要求匿名的最高理事说,有党员对署理及副主席职不进行竞选的提议意见不一,尤其是在慕尤丁宣布将再蝉联一届主席后。

他说,这项上周在土团党干训局大会上宣布的消息,令许多人感到措手不及,而那些没有出席会议者则是通过媒体了解到此事。

“这也意味着没有人公开反对这项决定,但对于尊重主席而保持沉默。”

他指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查和副主席拿督莫哈末拉兹博士将从这种妥协中受益,因为他们不需要为保住职位而努力。

他告诉网媒“自由今日大马”,这两人的留任前景,并不被一些党员所接受。

这名最高理事认为,莫哈末拉兹在2020年至2022年担任教育部长期间对基层做得不多,而且在决定上次大选和州选举的候选人时,对方被指忽视了区部的意见。

“在2020年党选中,我们收到‘指示’要选他。而现在,历史重演了。”

慕尤丁在本月13日宣布,现任总秘书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将获署理主席职,以表彰他作为国盟总秘书及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贡献。

他当时说,原任署理主席阿末法依查将卸任,转去竞选副主席;雪州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则以其能力和从政经验,获献意出任总秘书职。

然而,土著团结党副主席拿督斯里罗纳建迪在翌日指该党仅协商5个党要的建议阵容,并未提呈10月党选高职不开放竞选的提案。

他说,慕尤丁提及的名单纯属建议,党交由基层在党选作出决定。

阿末法依查需要“拯救”

这名最高理事称,许多党员对阿末法依查也需要“拯救”而感到惊讶及困惑,因为大家都知道后者的“成绩”。

他形容,这两人就像是党的“ 掌上明珠”(anak emas)。

另一方面,一名土团党雪州区部领袖透露,不少区部领袖是希望党高职能够竞选,以助党在来届大选前强大。

他说,许多人希望有能力者能够获得参选机会。

“如今是2024年,但我们仍然在收到‘指示’,而且是公开的。这叫党如何能进步?”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