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Bossku真会搞事挑事。

升任民主行动党资政的林吉祥真有眼光,一早就说前首相纳吉是引战之王(king of trolls);果不其然,纳吉最近在槟城的行程和谈话,摆明就是直踩行动党地盘,来踢馆的。

中间闹了一些风波,各政党领袖也互骂一番。不过,最有意思的,仍是纳吉和林冠英的谈话。

纳吉大谈自己执政时对华人华社的好,还秀华语争取支持,更再次澄清没说过“华人(到底)还要什么?”(Apa Lagi Cina Mahu)。

纳吉更说自己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说那些傲慢的话。

林冠英的回击是:一些种族极端主义政党,嘴巴上说着准备为华社带来利益的漂亮话,实质上却欺负华社、华团、华教和中文报。

他也说巫统一旦再掌权,让人忧心是否又重新露出嚣张、傲慢和为所欲为的真面目,欺负和压迫华社。

两人的话,给选民尤其华人选民上了两堂课。

孩子会吵有糖吃

第一堂课叫:“会吵的孩子有糖吃”。

这道理很多人都懂,但在现实里不是人人都做到。

尤其是政治上。

很多人对政治领袖有莫名的迷恋与崇敬心理,全力支持他们,包容他们所有的错误,不敢骂不敢吵,打死不走含泪都要继续支持,以为有拜有保庇。

结果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5·09大选华人票一面倒的拋弃国阵巫统,一面倒的支持希盟火箭。但是,过去的3场州选,华人票不再是一面倒,让国阵巫统尝到一点甜头,希盟火箭尝到苦涩之味。

于是,巫统跟火箭现在都来争取华人票了。

有句话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其实赋予政客绝对的权力,也会给自己带来遭政客绝对的欺负。

所以,选民不只要会吵,还要会分散政客的权力。

金鱼记忆政客欺

第二堂课叫:“金鱼的记忆”。

先声明,这不是真正的科学研究,而是一种文艺的说法,就是金鱼的记忆只有7秒。从鱼缸一头游到另一头,再回头时已经不记得自己刚刚游过,以为又到了新的地方。

政客真的以为,选民都像金鱼,只有7秒的记忆吗?

太久远的事情就不说了,就说2004年大选巫统大胜后,一些巫统和巫青的领袖是怎样目中无人,说了多少伤害华社感受的话。

即使人们的记忆可能模糊了,但在网络时代只要一搜寻,都能挖出这些陈年往事。

2004年的往事都能翻找得出,那么2018年希盟执政后,从敦马到火箭的正副部长及多位领袖,有没有说过/做过伤害华社、华团、华教和中文报感受的话/事呢?

人们的记忆可能会模糊,但只要网上一搜寻,就知有没有,不用等他们以后做政府才会知道。

所以,选民真的不能是金鱼记忆,不然就会被政客欺骗又欺负了。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