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政治切勿闭门造车,否则最大的敌人便是自己。”——毛泽东;中国前国家主席

2020年,象征着新的一年、新的希望,但对于大马而言仍旧是布满荆棘的一年。根据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ISEAS-Yusof Ishak)的《2020年东南亚国家》报告显示,81%的大马受访者不约而同地认为,国内的政治不稳定是2020年内,大马将会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



而位居第二的挑战才是来自于经济疲软的问题;有73%的受访者认同此事。

政治不稳定不仅仅是我国向先进国迈进的绊脚石,更是希盟政府长久以来的心头大石,希盟在补选中的连连失利便是最好的佐证。

每一场补选,政治人物们都如临大敌,2020年对于希盟而言更是一个更艰巨挑战;希盟可谓是出师不利,第一场补选便与金马利国会议席失之交臂。在许多国家的重大课题中,希盟都善于把前朝当成箭靶,把问题都揽在他们的身上。

显然,民众已失去耐心,并不打算再为此买单,这导致希盟在短时间内便成了众矢之的。



首次执政的希盟在上台时可是雄心勃勃,对国家改革充满信心,但现实与理想总是有距离的。希盟若继续执着于内斗,没有兑现竞选承诺落实利国利民的政策,反倒是让种族与宗教紧张情绪持续增长,那么,他们将面对的不仅仅是补选的失利那么简单了。

是“拆弹专家”还是“政治逃兵”

人们对于从政者最大的担忧就是他们不务正业,变成玩世不恭的政客。希盟政府虽然拥有改革的决心,但是其成员党的内斗已然成为了党员的重心,而改革议程也逐渐被抛诸脑后。

一个首领将直接决定一个政党的走向,而希盟分裂的最大原因便是来自于希盟的老大兼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上届大选至今已近两年之久,交棒的问题已问到烂了,却始终没有着落。

他一时说要到政权稳定后才交棒,一时说要先推进国家改革议程,一时说要我交棒我可以马上就下台。那我们到底该相信哪一句呢?

此外,希盟不断地许以美丽动人的承诺,尔后又可以不出意料地拙于兑现承诺,这无疑是在挑战着人们对希盟逐渐消磨的信任。2020年政府为南北大道的收费降了18%,却是以延长特许经营权20年为代价。

且不论这样是加重还是减轻人们的负担,这与当初希盟的竞选宣言可说是相距甚远。希盟不直接告诉你长期而言是亏了还是赚了,因为信息传递遵循着一条规律,只要它不是直接的表达,得多转一个弯才能理解的话,那么大众对于此事的关注度便会大幅锐减。

在种族课题上,希盟同样是反应缓慢;而比起前朝政府的领导下,国内种族与宗教敏感度是大幅提升了而不是锐减。这对国家以及希盟来说都可能是定时炸弹。

喜欢与否,定时炸弹的倒数已经开始了,那么,希盟是打算做“拆弹专家”还是“政治逃兵”呢?

(作者为拉曼大学学院高级讲师)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