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棒问题看到都腻/陈俊安

关于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交棒给安华的问题,至少谈论了101次,很腻。

最新的发展,是旺阿兹莎已表明:“敦马下台,内阁就有空缺。”而安华也下了最后通牒,“2020年5月是我接任首相的日子!”



然而,敦马依然处变不惊,重申会信守承诺交棒,却又老调重弹说:“必须给我足够的时间完成重振国家经济的工作。”

他再次表示担心他的继承人偏离他的“国家宏愿计划”。

媒体追问了敦马101次,他就是不松口,确定“交棒日期”!

究竟敦马葫芦里卖什么药?他真的如一些网民形容为“狡猾的老狐狸”么?还是他真的没打算把首相位子传给安华?抑或他真的心中另有继位的人选?



不管敦马如何老谋深算,他应该看透现实,如今已不是1998年他可以任意开除安华的时代了。估算一下形势,如今的土著团结党在希盟里只属于一个小党,人民公正党元老赛胡先就说破了,“希盟理事会才是最高权力,决定谁的去留。”

再来,若敦马的拖延,只因心目中另有继承人人选(不管是慕尤丁、阿兹敏、慕克力),但他可曾想过,若拖延至希盟执政5年届满,内讧不断、哀兵上阵而输了大选,大家一起完蛋,谁是继承人都没用了。

敦马若是担心他的继承人会偏离他的“国家宏愿计划”而拖延交棒,那么,何不与安华“四眼对谈”,定下协议?就可痛痛快快定下交棒日期了。

马基雅维利的《君王论》中有一段话:“当遵守信义会对自己不利,或原来使自己作出诺言的理由不复存在时,一位英明的君王绝不能够、也不应当遵守信义。不过,君王又必须深知怎么掩饰这种兽性,并须做一个伟大的伪装者和伪善者,要显得具备一切优良品质。因为群氓总是被外表和事物的结果所吸引,而这个世界中尽是群氓。”

若敦马真的是马基雅维利的信徒,则是安华的不幸,也是大马人民的不幸啊!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