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剧《教场》主题围绕在警校,帅爆的木村拓哉主演教官风间公亲。

他在整部剧中没笑过,筛选警员万分严格,学生稍有过错或心术不正就立马开除,因为警员维护法纪,不容有废柴害人害己。学员都满腔热血期待为国家人民奉献,剧中人事或有夸张,但你不会怀疑日本人的精神就是那样的。

现在请你想像一下,把木村换成慕沙,场景换成马来西亚,这样的教官学员谈正义谈理想,你会否觉得有强烈违和感?隔夜饭想呸一声吐出来?

怎么了,你无法想像?那么请你找一部以大马警察为主题的本地影视作品来看看。

若找不到也不怪你,这样的作品不多,除非是避开敏感议题的动作片,再不就是完全正面的,比如在国营电视台播了20年的Gerak Khas。

有一回我受雇写剧本,写到警察,导演要求删掉,因为要获批准得过三关,且只能说好不能说坏,太麻烦也太虚假。为什么要尽说好话呢?理由只有一个,和中共控管言论的动机一样,真相不堪直言。

比如说在1月间,一名16岁少女在美里拘留所疑遭另一人性侵。

有一件事我始终无法释怀,约莫20年前我在警局外百米处遭窃。但原来这并不是最离谱的,罪案还能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发生。

拖了14年还是没进步

人民有一万个疑问:为何拘留所内可让人行动自如?为什么少女没受保护?难道没人检查监控器吗?就算坏了,难道没人定时巡查吗?疏于职守已是不可原谅了。

既然警方管不好自己,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IPCMC)刻不容缓,以监督警方行为。

在找资料时,我惊觉此倡议在2007年前首相阿都拉便已提出,至今拖了14年,我们还是没进步,和Gerak Khas的品质一样。

若警方没有公信力,罪犯还怕什么?人民又如何安居乐业?然而,普通人民如你我又能做些什么呢?至少能向你投选的议员反映,要求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公开支持这件事,用民意促使政府尽快通过。

我希望10年之后再看像《教场》这样的日剧时,能够骄傲地说:木村算老几?我们的警察更了不起!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