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绒比艾考国阵首道难题/南洋社论

选委会将于10月1日召开会议,决定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日期,大马将迎来5·09大选后的第9场补选。

过去8场补选,说是希盟以5比3小胜国阵,但国阵成功从希盟手中夺回的雪州士毛月州席,却是8场补选中唯一战绩逆转之役,因此,8场补选希盟和国阵可说是平分秋色。



由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领导的土著团结党继续出征丹绒比艾,应该不是问题,但马华能否依旧代表国阵在这个国席披甲上阵,看来还存在悬念。

柔佛州巫统对这个国席虎视眈眈,表示候选人须以“能者居之”为遴选条件,但马华“孔融让梨”的剧情此时此刻若再上演,其在政治上必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境;这个道理,马华不会不懂。

强势掌权了一个甲子,却在5·09大选翻船的巫统,眼前有两个选择,一是或许已“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国阵,另一是似乎有望助其在来届大选打一场翻身仗的巫伊联盟。

5·09大选,丹绒比艾有5万3628名选民,种族比例是巫裔57.12%、华裔41.74%、印裔1.03%、其他族裔0.12%;当时,土团党的已故拿督莫哈末法立医生得票2万1255张,以524票之差击败寻求蝉联的马华候选人拿督斯里黄日升,伊斯兰党的诺丁则只得票2962张,按柜金遭到没收。

从5·09的战绩分析,伊党在丹绒比艾的影响力极小,可若非其在大选的“搅局”,马华或许就不致于失去这个传统堡垒;从这个角度审视,马华不会在补选做出妥协,轻易让出上阵权。



其实,只要所谓的“国阵精神”依然存在,出征丹绒比艾补选的国阵成员党非马华莫属,巫统不管以何种理由争取上阵,都可被诠释为其兵败大选后,仍不知悔改的又一次嚣张跋扈。

对马华而言,参与丹绒比艾补选,其意义不在于能否在国会下议院多一个席位,而是大选兵败如山倒后,其在国阵的旗帜下,是否还有东山再起的一线希望。

至于巫统,其更在意的,或许是测试巫伊结盟后,国阵能在这场补选中获得多少巫裔选民的支持。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