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父子齐齐出手,要拿下土团党控制权,一个争主席,一个争总裁。

敏感的人看到,这可能是老马最后的护航,也是小马最后的父荫。



他们喊出口号,要希盟成员们归队,重新执政,不让巫统专权。

敦马在收手之前,要为儿子慕克力争下一席地盘作为政治遗产,其情可悯。

该不该换掉慕尤丁的“后门政府”呢?

喜恶是另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

国家对时疫作战,正处于关键时刻,眼见取得些许成就,大家屏住呼吸,就怕哪里出错,这时候居然有人提出对政府不信任,给人的感觉是在最不适当的时机,提出最不适当的要求,百般不是味道。



敦马出手如果得逞,政策来个大大的U转,难道我们几个月来的付出,又要重新来过?

此时投不信任票,是为了救国,还是为了乱国?

慕尤丁政权虽被污蔑为“后门政府”,其实它也是合法的,因为议员们都是人民用选票选出来的,不是走后门进来的,而且,不是有句话说 ,政治上一切都是可能的艺术吗?

敦马喊起喊落,大家会不会依照号令行事?这是他一个人的世界吗?

我们有句话说,中流不换马,因为水急流深,是危险时刻,最容易出乱子。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黑面将军,国盟比希盟,希盟比国盟,哪个出色?哪个有表现?哪个不是太公分猪肉?

如果真的有制度改革,改革之父安华不会表现得那么急躁,那么委屈,那么不能等待。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