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遇上搁浅危机的“中欧投资协定”(简称协定),在2020年结束前一天如期完成谈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中欧要展现担当开新局,协定将为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作出重要贡献,并有力拉动后疫情时期的世界经济复苏。

这一消息,可说是为2021年的到来增加了不少欢乐的氛围。中欧能在最后一分钟谈妥协定,说明了双方都有所牺牲,愿意携手向前。也能推动中欧关系迈向新台阶。

对外开放大事所趋

其实,对外开放是大事所趋。中国如是,欧洲亦是。先前媒体有报道,协定谈了7年,欧盟已经没有耐心等下去了。因此,中方能抓紧在2020年最后一刻达成协议,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然而,不到半年时间,国际时局发生了变化。速度之快、范围之广,相信是中方始料不及的。

首先是香港问题。由于中方全面在香港推行新选举制度,西方世界认为这是中方违背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承诺、违背对国际社会作出的承诺。加之之前的港版国安法的实施,香港的民主派人士受到对付,引发紧张关系。

其次是新疆维族问题。协助低收入群体再培训、再就业是政府的责任。但西方政客却对这一事实视而不见,将之说成是中方政府对维族人民的强迫劳动。借此加以抵制新疆种植的棉花产品而掀起轩然大波。

这两大事件,美欧等西方国家相继对中港高官祭出制裁行动。中方也不甘示弱,对等给予反击。

美国拜登总统1月下旬上任后,不但没能缓和美中关系,反而进一步拉帮结派,联合盟友来抗衡中方,甚至与中方“对着干”。 进入2021年,欧盟在西方世界政客施加压力、不断催促下,立场也开始动摇了。

欧盟委员会5月4日表示,鉴于在相互制裁后中欧之间的外交关系恶化,争取批准中欧投资协定的努力实际上“已暂停”。这意味着该协定在今年内是无法获得欧盟的批准而生效的。

由美、日、德、法、英、意和加拿大组成的世界七大工业国(G7),今年的轮值主席是英国,集团首脑实体峰会6月将在伦敦举行。G7外长5月3日聚首伦敦,举行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首度面对面会谈,焦点包括疫情后的经济复苏、气候变化、朝鲜及伊朗问题,如何与中国和俄罗斯打交道等等。

其实,中国议题成了七国峰会的重点,才是会议的“主轴”。

在这七国中,除了德国、意大利相对中立外,其它国家在“抗中”方面都是同鼻孔出气。因此,中美关系在接下来一段时期继续在谷底下徘徊,看来难以避免。

中德关系或新变化

而德国将在今年9月举行全国大选,总理默克尔也将“告老还乡”,新人新政是无可避免的。政坛元老默克尔掌政可以独排众议,甚至“独臂当关”,但继承者上台将无法做到这一点。到时,中德关系将会出现新变化。

长期以来,欧盟事务德国起着领导作用。是因为默克尔当政,德国是欧盟老大。如果少了默克尔,德国将难以主导欧盟事务。欧盟立场倾向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是可预见的。

特别是,欧中今年各向对方的制裁与反制裁,引发了欧盟议会、成员国对中方的强烈反弹。由此可见,中欧关系,停滞不前将会持续下去。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