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2020大位之争,寻求蝉联的(民进党)总统蔡英文以超过200万张多数票的巨差,击退来势汹汹的(国民党)挑战者韩国瑜,对泛蓝人士绝对是个残酷的事实。

选举已尘埃落定。如果要以一句最“中听”的话来安慰失落的国民党人及“韩粉”,那就是“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只在时势。”



从2018年11月“九合一”地方选举的国民党大获全胜,到14个月后的2020年1月蔡英文狂胜总统选举,翻天覆地的逆转,说明了民主选举的可爱和可怕,也彰显选战攻略往往就是选举的致胜武器。

在台湾,民进党相对而言是个擅长打选战的政党,其能够从九合一选举的溃败中迅速绝地反弹,个中因素固然错综复杂,但唯一被外界公认的,就是香港乱局,在选战中被蔡英文的竞选团队发挥得淋漓尽致,选民在九合一选举中对民进党当局的不满,被“恐中牌”完全淹没。

在马来西亚这个种族和宗教多元化的国度,“煽情牌”很多时候也可在大选或补选大派用场。

1999年大选,当时身在替阵的伊斯兰党就借着其“建立回教国”的口号,创下该党有史以来(直至现在)的最佳战绩,夺得27个国席,而马华也因而在华社心生恐慌的氛围下“受惠”,取得28个国席的辉煌胜利,间接为国阵守住国会的三分二席次优势。

不过,从过后10年的2008年3·08大选开始,到2014年5·05大选,再到2018年5·09大选,3场大选的竞选议题都不再集中于种族和宗教,反对党(先民联,后希盟)把矛头转向国阵政府的贪污腐败,最终造就了大马独立61年后的首次政权更迭。



国阵垮台后,巫统和伊党以共同的种族和宗教权益为依归,建立了名为“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政治联盟,自此之后,种族和宗教议题再次成为了巫裔反对党攻敌的“利器”,而这对很多人,包括开明的马来人来说,是一种开倒车的现象。

华淡小的爪夷文介绍单元及莫名其妙的国中张挂灯笼风波,都被染上浓浓的宗教和种族色彩,而要是类似事件在第15届大选沦为朝野政党的“重型武器”,那将是大马莫大的悲哀。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