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之珠恐变“东方叙利亚”/夏庭

10月1日正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日,中国大陆欢天喜地隆重庆祝,香港这边则“战火”连天,大批激进示威者到处搞破坏、毁国旗、丢汽油弹、放火狂烧地铁出口……并在多个地点与警察发生激烈冲突。

当天午后,荃湾鲎地坊发生了一名中五学生被警察实弹打伤的事故,震惊各界。香港警务处长卢伟聪为开枪警员辩护,说开枪“合法与合理”,“民间记者会”则指控警方蓄意杀人,说这是“谋杀的第一枪”,并宣告香港已“进入战争状态”,可怕!到底真相如何?



拔枪试图解救同僚

有人将现场实况录影放上网,并将关键部分用10到20倍慢镜头一再播放。视频显示一帮全副“勇武”装备的黑衣人在街上发现一名持盾牌的防暴警察,这帮人二话不说立即展开攻击,那名警员见势不妙立即拔腿奔逃,以会合前方同僚,不料他在商店门外因误踩纸皮而滑倒,那帮黑衣人乘机冲前围攻,他们手上持雨伞、铁管(香港传媒称为‘铁通’)、铁尺、红色条状物(估计也是铁管)和行山杖等器械,对倒地警员无情猛攻,仿佛要将他置于死地!慢镜头更捕捉到有一个黑衣人用行山杖猛刺倒地警员(须知金属行山杖尾部多是尖锐)。

在前方准备进入商场的几位防暴警察见同僚被围攻倒地,他们拔枪趋前试图解救同僚,一个攻击倒地警员的“勇武者”转身用铁管猛击身边警员持短枪的右手(该警员左手持长枪),在电光火石之间,悲剧发生了!那名警员对着这个试图打落他短枪的蒙面黑衣人胸口开了一枪,黑衣人应声倒地,他拉下面罩,说了几句话,总之就是透露身分并要求赶快送院抢救。其他袭警者一闻枪声马上各自逃命,只有一个黑衣人冲向中弹倒地的同伙,不晓得要干什么?此人接着被警员扑到在地,束手就擒。有黑衣人在逃跑之际抛掷一枚汽油弹,一时之间火光熊熊,幸亏没有抛中警员或倒地的伤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应纵容暴力行为



如此疯狂袭警,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如果此事发生在这些激进示威者无限崇拜且一再哀求来打救自己的美国,很可能被开枪打倒的就不止一人了——那帮围攻倒地警察的黑衣人恐怕都要倒大霉!原因我就无需赘述了。美国警察如何对付袭警者及他们认为违法而警告不听的示威者?相关视频在网上“琳琅满目”(这还不包括关塔纳摩监狱男女狱警虐囚实录)。全世界都知道,看来唯独香港的泛民主派和“勇武派”不知道。

中枪的伤者是一名公立中学的中五生(这是事后才知道的),被紧急送院抢救,庆幸经手术抢救后已脱离险境。同为炎黄子孙,我对这种不幸事件发生深感痛心,希望伤者早日康复。但无论如何,暴力行为都不应受鼓励或纵容。

年轻的激进分子都是人家的子女,警察不是吗? 将心比心,他们上也有父母,很多更有妻子儿女,是一家的经济支柱,严格执法以维持社会治安是他们的职责,否则即失职。多人疯狂围攻警察及企图打掉或夺取警枪是非常严重的罪行。

别说警察,某些商业机构如银行或金店的保安员开枪打死或打伤干案匪徒的事,也时有发生,而且是属于合法自卫或职责内的行为。作为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察,如果在性命攸关时都不能开枪自卫或及时制止可致命的暴力行为,那要警察部队何用?

“政治是妥协的艺术”,这几乎是普通常识了。“逃犯条例”修例原本出于善良动机,以便尽快处理骇人听闻的港人在台一尸两命谋杀案,却不料闹成那么大的事来!眼看民气可用,香港的反对势力乘势逼迫特区政府完全接受他们的“五大诉求”,并且坚持“缺一不可”。实际上这不是“诉求”而是“强求”,甚至是赤裸裸的政治勒索。他们坚持“五大强求”绝不妥协,那只好准备硬碰硬了。为达目的,没有底线,而且没完没了,那些“勇武派”的行径已经升级为极端暴力,甚至出现恐怖主义苗头,再这样闹下去——“进入战争状态”——东方之珠恐沦为“东方叙利亚”!

有勇无谋狂莽乱撞

香港乱局发展至今,连激进示威者洋主子家的资深政客都看不下去了。美国在台协会前主席卜睿哲博士(Richard C. Bush III)10月1日受访时,告诫香港示威者见好就收,否则恐白白牺牲也无法获胜。他说这些激进示威者缺乏策略,对于他们对抗的中国政府“内势力”,也意识不足。

卜睿哲说得有点客气和保留。说得直白些,在他看来,这些激进示威者只不过是一只只有勇无谋的扑火飞蛾或无头苍蝇,一味没头没脑疯狂莽撞的结果,到头来除了引火自焚,白白牺牲,最终不但什么都得不到,搞不好还落得个千古骂名!

年逾古稀的卜睿哲是亚洲特别是东亚问题专家,除了美国在台协会,他也曾任职美国国防部、国务院及情报部门,现任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阅历不可谓不深;他的忠告,不啻为当头棒喝,是需要认真听一听了!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