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沃斯论坛》必须与时俱进/黄英豪博士

万众瞩目的年度冬季《达沃斯论坛》如期在上个月23日至26日于瑞士滑雪胜地达沃斯举行。一同以往,场内热闹呼呼,场外高举牌匾,抗议示威,各就各位,互不相让。唯一不同的是,今年的雪下得特别大,当局基于安全为理由,不让示威者上街游行,迎来不少抗议的声音。

《达沃斯经济论坛》的由来



《达沃斯经济论坛》成立于1971年,乃由德国知名学者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博士发起,当年他才33岁,一股热情,满腔热血。他一开始就把《达沃斯论坛》总部设在瑞士的维也纳以示中立,并定调为非营利组织。最原始的时候,他只是号召西欧444位顶尖企业领导与会,该会的原名是“欧洲管理研讨会”,而且当时的议程也是要探讨如何应对日益膨胀的美国企业。

后来触角难免延伸到美国遂而把该会名称改为《达沃斯经济论坛》甚有海纳百川之气魄,立下宏愿要“致力于通过让商界,政界,学术界和其他社会领袖参与制定全球,地区和行业议程来改善世界的状况”,从此成为《达沃斯论坛》的定海神针。

头3年里该论坛纯粹为经贸平台,一直到了1974年政治人物才被包括在内。事关从1971年到1974年这个世界确实发生了不少震撼又动荡的大事件。该论坛成立不久,美国经济就进入自二战以来最严峻的挑战,失业率与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分别为6.1% 和5.84%。与此同时因为德国与日本的战后崛起,美国在国际贸易率比例一直下滑从原本的35%落到27%。

美国时任总统尼克逊非常时期祭出非常手段,他为了挽救美国经济,一意孤行单方面取消于1944年战后44国签署的“布雷顿森林协议”(the Bretton Woods Agreement),协议里面所包含的国际货币政策,他宣布美元不再与黄金挂钩。这一举措,轰动全球,掀起国际经贸大海啸,后来世人把这一段历史叫做“尼克逊冲击”(Nixon Shock)。

接着下来,因为国际货币动荡的影响,石油价格也开始飙升,中东局势进入紧张时期,《达沃斯论坛》与时俱进,开始邀请政治人物与会,共商大计。



《达沃斯经济论坛》的未来

无可否认,进入21世纪各个大国,政治贸易,经济文化所有领域经历前所未有“乳酪被挪”窘境,磨拳檫掌,短兵相接,《达沃斯论坛》更为凸显成为国家领袖政经博弈平台的另一选项。

《达沃斯论坛》每年冬季会议(后来又增加了6 到8场区域性会议,但是主要的重头戏还是年度的冬季会议)都有个主题,今年的应时应景可圈可点,题为“在破碎的世界中创造共同的未来”。邀约全球3,000位与会者,创下空前纪录。

很多学者都非常关注《达沃斯论坛》的发展与进度,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它能够吸引,召集全世界顶尖学者,工商钜贾,政界领袖等等,可以说是集聚4天的时间凝聚全球最优秀的脑袋瓜为人类谋福利。

学者们分析,经过47个年头的努力,《达沃斯论坛》参加的人数和国家都有所增加,但是参与费不菲,普通会员年费5.2万美金,“工商伙伴”为26.3万美元,“战略伙伴”更是高达62.8万美元!而且每年入门费每人1.9万美元,诚“国际富人俱乐部”,几乎可以肯定这3千个人将决定人类的命运。反对人士甚至算出一笔可观的数目曰如果省掉一半的营运费用可以养活数以万计的非洲贫病儿童。当然学者们并非质疑论坛对世界的贡献,况且它还是非盈利组织,只是在当前贫富悬殊日益严重的时候,富人与富国的同理心态严重匮乏。

法国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可迪(Thomas Piketty)累计人类超过100年的历史数据于2013年出版“21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一针见血的道出,以目前人类所熟悉的经济体系架构,穷人永远赶不上富人。此书原文(法文)696页,迄今已经被翻译成英语,德语,中文和西班牙文,销量超过1.5百万册,经已成为众国家领袖的必修科。

他更是尖锐的指出除非发生颠覆性的国际政经改革,人类财富分配失衡将日益加剧。在这个时候对《达沃斯经济论坛》的批评声浪不断加大,很多学者开始发声要该论坛又再一次与时俱进,走在世界的前沿,领导众生,不要只是关注经济成长,而是要多费心思密切注意财富分配的不均,让穷人喘一口气,也让富人积一点阴德。

(作者为英迪学院院士,MBA客卿讲师)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