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的任相人选引起诸多揣测及激荡舆情纷扰时,坊间传闻屡遭困厄的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为反制,而与“叛徒”慕尤丁及韩沙再努丁串谋暗合。

虽然安华特此澄清,以“拒绝狡诈政治”借此撇清关系,但是“叛徒”一词仍一再搅扰起人们的思绪。其实,自2月爆发“喜来登政变”及紧接上演门徒变叛徒的连续剧幕后,“叛徒”骤变成这个夺权季节的高频词;但是让人甚感困惑的是,那些精准计算,耍弄手段的叛徒帮凶,却没因怨怼蒙难而自毁。

说真的,在权斗的丛林里,心思慎密,计划周详,诡秘可怕的叛徒,一直都在不同场景的角色切换中顽强生存着;魔幻史诗的美剧就是一个实证。当持续8年的硝烟在《权力游戏》最后的终季散尽时,有权游迷对剧中角色人物的死亡与死因分布情况及影响分布作系统分析,竟然发现权斗世界里的隐秘。

根据剧中人的生存时间作“生存分析”的变量,再将社会阶层、臣属政权、变节等变量也引入分析框架,从而梳理一个定式,就能从角色出境时的生存时间鉴定某个角色的重要性。

挖心剖腹攫取信任

分析说明,超过半数的人死于战争和伤病致死、灾祸罹难、被毒杀或行刑,只是极少数一两人自然致死。从社会地位来看,出身高贵的人比卑微的生存时间更长,卑微低下的人死亡风险更高;有趣的是,变节的比忠诚的生存时间更长,死亡风险更要低。剧中人物的死亡率与故事主线,以及现实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却是相符的。

在对照今日政治现实,在这场为任相问题争扰多时的国玺之争,各政党领袖一直想挖心剖腹要攫取臣属的信任,个个却变得各怀鬼胎,还不惜叛逆谋反。这些叛徒从不祈盼有人给他们竖起“忠孝节义”的牌楼,或高风亮节的贞节牌坊,更不会有为恪守信仰价值以绝食示节烈的精神,仕途权位的荣辱升降,才是他们生命中所有高峰体验的全部来源。

在这个处处都是失节背叛的权斗世界,叛徒从来就不是过场人物,他们将所有精力与心智,所有的坚忍与自制, 都用于勾心斗角,阴谋和统摄敌人,推动剧情更趋剧力万钧演进发展。

虽然那些叛徒能在杯筹交错间致敌于死地;然而,有趣的是,在《权力游戏》里的死亡数据分析,中等重要角色的死亡风险比不重要的却要高6.5倍,重要角色的死亡风险是不重要角色的2.5倍,假如逆徒扮演属于中等重要角色,那才是最悲催的。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