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联盟执政时,因对首相接班人产生歧见后,在野的巫统和伊斯兰党,乃至砂拉越的政党联盟也被在朝的一些重量级人物鼓动支持马哈迪,一直担任首相至任满为止。

甚至连伊党也准备在国会提出支持马哈迪医生任相的动议,这就等同“否定”安华接班的机会。

可是在另一边厢,安华在2018年参加波德申国会补选并顺利中选后,也满怀希望能进入内阁成为候任首相,可到头来又弄得一身狼狈。

虽然在希盟党内,支持安华的有卡立沙末(国家诚信党)、赛弗丁(人民公正党)、刘镇东、哥宾星和林吉祥(均民主行动党)等人,但还是无法通过马哈迪一关。

与此同时,在希盟内反对安华接班的有阿兹敏(前公正党老二)、赛沙迪(土团党)和祖莱达(前公正党)等人。这股反安华的势力,从头到尾都不支持安华上位。初时,有鉴于马哈迪势力强大,他们以支持马哈迪来挫安华;但在背地里,他们又制定另一套方案,以提防马哈迪生变时采用。

绕过敦马转挺慕尤丁

根据了解,这套方案是在阿兹敏、哈迪阿旺及希山慕丁等人主导下结合了在野党的力量,准备在马哈迪以退为进时,来一个釜底抽薪。结果在2月23日的土团党会议上,作出重大的决定(这是趁马哈迪因不满有人要将土团党拉出希盟而气愤离席)。随后由慕尤丁主持会议,通过退出希盟。

一旦土团党不受希盟约束,它就拥有主动权和自由权,与在野党合组成新的联合政府。因此当马哈迪辞卸土团党名誉主席及首相职后(2月24日),也就给予阿兹敏派一个机会,绕过马哈迪转向支持慕尤丁取而代之。

即使马哈迪辞相位后,又马上被国家元首委为临时首相,但马哈迪似乎以逸待劳来重组其内阁,他表明要成立一个跨政党的大联合政府,内阁成员不一定代表党担任官职。这种新组合是新的尝试,也需要时间排阵。

当时人们正在猜测马哈迪也许借此机会,将安华搁在一旁及减低行动党的重要性,以符合马来人为主体的政党心愿。可是马哈迪不能接受安华成为副首相,反而坚持旺阿兹莎医生留任,以致在希盟内起了纷争和分歧。

还有马哈迪不大愿意考虑巫统加入联合政府,他要的是巫统解散,议员加入土团党才入阁。另外,他也许尚未将伊党容纳在内。就在举棋不定下,马哈迪的新内阁无法出笼。

死也不让安华接班

在此短暂“真空”(没有内阁)时刻,巫统、伊党、土团党、砂政党联盟和公正党的骨干分子,则快马加鞭组成另一个阵线,且人数过半,也就对慕尤丁的上位很有帮助。这个阵线就是我们今日所知的国盟。可以说,马哈迪的自我困扰和慢板导致他错失机会。他的误判被慕尤丁越级而上。

不过,我们始终不明白为何马哈迪死也不让安华接班?到底真正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安华曾被指不道德性行为的事?或还是有更大的原因?马哈迪也应该坦诚公布,不然对安华是不公平的,也是对大选前的“承诺否定”。

说实在的,希盟的失败意味着旧势力的卷土重来,“改朝换代”和“变天”成为一纸空谈。但就在此时,马哈迪连同另4位国会议员突然被土团党“开除”党籍。这种节外生枝有其逻辑性吗?堪值研究。

马哈迪又如何凝聚力量斗倒慕尤丁?安华与马哈迪此刻又在什么条件下合作?有实质意义吗?

除非两派有明确的领导人和治国大方向,否则一场恶斗将加重马来西亚的困境和人民的痛苦。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