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蛤蟆功”无用武之地了!/刘泰安

国会下议院7月28日在逾三分二多数议员支持下,三读通过反跳槽法案修宪,缔造了历史。这也意味我国的“政治青蛙”今后再无施展“蛤蟆功”的用武之地,真是大快人心!

“蛤蟆功”是武侠小说家金庸名著《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里头一门绝顶武功,发功时蹲在地上,双手弯与肩齐,嘴里发出咯咯叫声,宛如一只大青蛙,作势相扑,全身蓄劲涵势。只要对手一施攻击,马上以猛烈无比的劲道反击,打败对方。

这门功夫是中国南宋时期天下武林五大高手之一,号称“西毒”的欧阳锋所独创,威力足以跟“东邪”黄药师的“劈空掌”与“弹指神通”、“北丐”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打成平手。此功唯有“南帝”段皇爷的“一阳指”加上“先天功”可以攻克。

我国中央级“政治青蛙”施展起“蛤蟆功”来,威力之大可以摧毁政局的稳定,让中央政府倒台,并创下我国4年换了3位首相的历史纪录,“傲视”全球。

此外,州级“政治青蛙”在过去两年多,已以“蛤蟆功”导致沙巴、马六甲、吉打、霹雳和柔佛等5州政府变天,好不厉害。

反跳槽法案就好比是“一阳指”加“先天功”,终能克制“蛤蟆功”,让国人恢复对选举和民主制度的信心。

国会反对党领袖兼希盟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在国会通过反跳槽法的翌日,在面簿揶揄“政治青蛙也挺反跳槽修宪案”,令人忍俊不禁。

开除不算跳槽成弱点

其实,世上哪有任何青蛙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它们不得已也支持朝野政党都有共识、而且获得全民肯定的反跳糟法,或许不想在这课题留下骂名吧!

反跳槽法最大的弱点是,国会议员被他们的政党开除党籍,不算是跳槽,因此议席不会悬空。

举个例子,被视为策划“喜来登行动”、导致希盟政府倒台的主要推手之一的前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在2020年2月24日被公正党开除出党,国盟政府在同年3月9日成立,而他迟至同年8月22日才正式加入土著团结党。

因此,即使现在才通过的反跳槽法有溯及力,阿兹敏仍然不会丧失议席,因为他是先被开除,后来才跳槽。至于他在来届大选会否遭受选民教训,那是另一话题。

无论如何,掌管国会和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博士在国会总结时强调,如果政党修改党章,阐明违反党规的行为将被自动取消党籍,有关议员则属跳槽,必须悬空议席进行重选。游戏规则的球,已落在各政党的脚下。

另一方面,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参与辩论时认为,没政党获多数议席的情况下,应允跳槽组稳定政府。但他也发言感激政府提呈此宪法修正案,并希望能获得三分二国会议员的支持。可惜他本人任相在位长达24年期间,从未推动过反跳槽法,错失历史留名的机会。

马哈迪一向来的行事作风,堪比金庸的《笑傲江湖》笔下数一数二的人物,即自大狂妄,专横骄傲,武功深不可测。

任我行有一招威震武林的绝技“吸星大法”,能将别人的内力吸收,化为己有,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马哈迪也不遑多让,有一招“吸蛙大法”。他在上届大选二度任相后,就凭这招把16名巫统和8名公正党的国会议员吸到当时只赢得13个国会议席的土著团结党,瞬间壮大了该党的势力。

敦马被指“跳槽之父”

难怪巫统华玲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都阿兹在参与辩论时,直指马哈迪是“跳槽之父”,从一开始在巫统,成为了巫统首相,后来创办土团党,成为该党名誉主席和土团党首相;再后来背叛土团党,成立今天的祖国斗士党。

只是,如今有了反跳槽法,马哈迪的“吸蛙大法”恐怕无以为继了。“政治青蛙”若带不走其议席,根本就没有身价可言,怎样跳都没人要啦!

令人期待,在上届大选背叛选民支持的所有“政治青蛙”,将在来届大选中被选民一一唾弃,从此绝迹政坛,如此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反应
言论

九合一选举结果有感/刘泰安

台湾的“九合一选举”,是每4年定期举行的县市长及其他公职的地方选举,与总统和立法委员的中央选举分隔两年轮流举行。因此,九合一选举往往被视为现任总统的“期中考”,以及下届总统大选的“前哨战”。

九个公职是指直辖市长、直辖市议员、县(市)长、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长、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区民代表、村(里)长。

台湾在11月26日举行了九合一选举。21个县市(有一市延后投票)的市长选举结果出炉,国民党拿下了13席,民进党5席,民众党1席,无党籍2席。

国民党在6都市长的选举中赢得台北、新北、桃园和台中4都的总共13个县市长职位,创下了佳绩,一洗两年前败选总统和在总计113个立委席次中只赢得38席的颓气!

在中央执政的民进党选情则蒙受重挫,仅拿下4+1县市,即守住台南市、高雄市、嘉义县、屏东县,以及拿回澎湖县。

舆论一般报道,蓝大胜、绿惨败。但回顾在2018年上届九合一选举,国民党赢得了15席,民进党6席。在本届九合一选举,国民党赢得的席次比上届还略逊2席,何来“大胜”?民进党只比上届少1席,何来“惨败”?

或许,国民党被视为“大胜”是因为这次从民众党柯文哲手中抢回失去8年的台北市,以及一举拿下民进党执政多年的桃园市和基隆市吧?

兼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在11月26日开票后当晚宣布即刻辞去党主席一职,以示承担所有责任。

“引咎辞职”如家常便饭

查蔡英文在2008年首次当选民进党主席,2012年代表该党参加总统选举,败给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随即辞去党主席。2014年她再度当选民进党主席,两年后在2016年赢得总统大位。民进党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惨败后,她再次辞去党主席。

蔡英文在2020年1月11日总统大选中,以台湾有史以来最高得票数(817万)连任总统,同年5月20日再次出任民进党主席,直至今年11月26日,三起三落。可见,“引咎辞职”对她而言是家常便饭,但勇于承担作为领导人的责任,还是值得一赞!

蒋万安横空出世

另一方面,有位国民党的“明日之星”在本届九合一选举横空出世,他就是当选台北市最年轻的市长、现年44岁的蒋万安。他的身世背景显赫,父亲蒋孝严曾担任国民党副主席、外交部长及总统府秘书长,祖父是前总统蒋经国,曾祖父是台湾威权时代的领导人蒋介石。

众所周知,原跟祖母姓“章”的蒋万安并非在蒋家长大,从未受到特殊优待,10岁时才得知自己是蒋家后人,且与其他蒋家第四代人互动极少。

他在蒋经国去世17年后的2005年才跟父亲认祖归宗,从“章”改姓“蒋”。所以,当人们认定他是“蒋家第四代”时,他反而认为蒋家对他并不是光环,只是血缘而已。

蒋万安在2016年首次当选台北市立委,2020年连任,在今年九合一选前两周请辞立委,以示破釜沉舟的决心,果然得偿所愿。

由于他现在当选台北市长,不可能在两年后参加国民党2024年总统候选人的党内提名,但放眼2028年,他将参与其盛、光耀蒋家门楣的机会蛮大!

国民党虽在本届地方选举大胜,但未必在2024中央选举同样报捷,因为该党在2018年九合一大胜,却在2020年总统和立委大选惨败。历史会否重演?有待时间见证。

宝岛人民已在本届九合一高唱《绿‘倒’小夜曲》,明媚的月光,照亮他们的心,必然展望未来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啦!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