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太两名单身且月入超过3000令吉的表妹,最近获得政府所发放的冠病特别援助金(中等收入群体的单身人士)。

值得一提的是,她们因为所服务的电子厂于行动管制令期间获准运作,所以收入丝毫不受疫情影响;最近也因为工作表现良好,获得特别调薪。

我本身也在一家于行动管控令期间获准运作的电子厂工作。这家位于槟城自由贸易工业区的工厂,聘用约1万5000名员工,其中大部分是属于B40收入群体的生产操作员。

最近,正当就业市场上不少人因为受疫情影响不幸被裁员时,我工作的这家公司却宣布最新季度的员工分红。这项员工分红,不分职位高低,人人有份,当然也包括这些属于B40收入群体的员工。在刚过去的财政季尾,为了冲业绩及营业额,以让相关季度的账目“变美”,即所谓的粉窗效应,公司火力全开,全线加班作业,以达到目标。

勤劳加班 B40收入增

所以,正当不少人被迫减薪或拿无薪假以求存时,我单位旗下那些属于B40收入群体的员工,却因为加班而得以领取超时津贴。

去年年杪,我在报章上读到一些雇主在受访时指出,员工别奢望要有花红及加薪,能够保住饭碗已属庆幸;然而我工作的这家公司,不但照发年终花红,那些属于B40收入群体的生产操作员也获得管理层体恤,照样获得年度加薪,只冻结执行人员级别以上的调薪。

换言之,这些B40收入群体员工的收入,自疫情爆发以来丝毫不受影响,反倒还获额外收入,因为他们在政府多次针对疫情而推出的经济援助配套中,皆是最大的受惠者。

以政府最近一次的保护人民与经济复苏援助配套为例,B40家庭8月可获500令吉、12月获300令吉,意味着从8月到12月这5个月内,平均1个月是160令吉,而B40单身人士则可于8月获得一次性200令吉。这对于收入不受疫情影响的B40收入群体,只是锦上添花;但对于收入大受影响的B40家庭,每个月区区160令吉,恐怕是象征意义多于实际。

而这些因为疫情而推出的经济援助配套,顾名思义,本该是要援助那些受到影响的人民及企业。所以,那些收入完全不受影响的人民也获得援助,恐怕只会分薄那块援助蛋糕,让那些真正受影响的人士无法获得足够援助。因此,在下一个针对疫情的经济援助配套中,政府是否能只针对那些真正受影响的民众提供援助?而更重要的是,应当发放更多援助予受影响的企业,因为只要企业能撑下去,其旗下员工的饭碗就能保住。

当然,如果发放这些特别援助金的目的是为了鼓励消费刺激地方经济,那效果无疑是良好的,因为太太那两名表妹甫一领到特别援助金,就马上请我们吃顿丰盛的日本大餐,为我家附近那间因为早前不能堂食受打击的日本餐馆,注入一点“续命钱”。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