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脑”的火箭议员/黎添华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槟州民主行动党有一个“很没有脑”的议员,稍微厚道的党员同僚或政敌则会说:这YB没有政治智慧。

这YB确实没有政治智慧,所以经常做很多不会带来实际政治利益的事。比如许多议员遇到有人求助,开了记者会,赚了镁光灯、上了报章,就不再跟进案件;每每受害者跟进时,他们都会表示没有下文,再不就说自己不是政府,所以无能为力(哪个阵营都一样。然后叫你大选时记得帮他们赢得政权)。



不过,这个YB真的很没有政治智慧。她偏偏一直跟进受害者的案件,其中一个少女被奸杀的案件就跟了超过10年,直到案件结束为止;她甚至多年来都坚持带受害者家属上法庭、顾及家属心理接受程度、提供他们法律援助。要是换作其他议员,早就在赚了关注炫耀一番后,就把时间花在如何挣钱或结识有权有势的商家上。

这个没脑的YB甚至一早就表示,自己做两届就不做。所以,下一届大选这个没脑的议员不会再披甲上阵,因为这个YB深深明白绝对的权力只有绝对的腐败,在政坛这个只有利益与权术的圈子,谁都会变成自己当初讨厌的那种人。就此,这个YB选择退下来。对了,这YB还经常不理会自己帮的是哪一个阵营,就算敌对阵营也伸出援手,所以被嘲笑没有政治智慧。

正因为不计较利益、不在乎背景、不恋栈权位,所以就算再没有政治智慧,这YB也比那些有政治智慧的议员来得更受媒体与大众尊敬。每个见到这YB的人都打从心里地感激,然后诚心称呼一声YB(Yang Berhormat尊贵的)。这与那些迫不得已和政棍握手寒暄的眼色与语调是不一样的。

说的,是武拉必州议员王国慧,一个用心做事、真心服务的火箭议员。她可能没有政治智慧,甚至在政坛内不受欢迎,可是,她活出了政坛应有的光辉,也做出了良好的示范。不过,多少政治人物会像她这样呢?(不必遗憾、不必汗颜,因为议员是我们选出来的。)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