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7月25日又遭地铁故障,导致南北线与东西线列车延误超过5个小时,数以万计的搭客受影响。

一些人通过网络表示“火大”、“心死”和“这样的日子还要忍多久?”



报章难得发表社论,语重心长说:“从乘客的角度来说,不论造成列车延误的原因是什么,只要发生一次长时间的严重延误,就足以影响人们对地铁服务的信心,当局和业者须重振乘客的信心。”

当然,社论也建议业者对事故信息的传达、疏散受困的乘客、安排替代交通更为便捷等等。

想不到的是,一向被誉为“搞定先生”的交通部长竟然跳出来,对媒体发飙,他说:“(媒体)以为(地铁)像那笔写文章一样简单?写几篇文章就能把信号系统做好?我也希望真的那么简单,那就不需要我们了,你可以让记者去经营地铁系统。”

有本事你来写文章

首先要搞清楚几件事。



第一,写文章也不简单,有本事,你来写写看。

第二,什么是社会分工?社会分工就是你有专长,做你的地铁系统,我有专长,我尽我的记者职责。

第三,我薪水才那么丁点儿,你年薪300万,难道不需要负起更大的责任?搞好你的地铁系统么?

如实报道何错之有

要确定一点,地铁故障延误,导致上班的人迟到,导致学生上课迟到,导致出门办事的人被折腾是个事实!

新闻工作者如实报道,何错之有?

地铁故障后第三天,这位“搞定先生”却公布了一连串数据,指“与两年前相比,新加坡地铁网络上半年的整体可靠度有显著提升,已逼近政府设下的2018年目标——即列车每行驶80万公里,才发生一件事故。”

最终的目标呢?即效法台湾的亮眼成绩:“列车每行驶100万公里,才发生一起延误事故。”

三天前受困人龙中的乘客还未从噩梦中清醒过来,你却给他们一堆华而不实的“数据”。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