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公布的2022财政预算案总开销达3312亿令吉,堪称拨款历年来最高,还比去年增长了3%。当中最具有争论性的是明年起国人所有海外收入来源须交所得税以及向高收入公司征收33%的繁荣税。

当中,有关海外收入汇回国须缴税的政策更是吓得国人魂不附体,也就是说从明年1月1日开始,大马居民的收入来源包括来自国外,只要是在我国接收,就须缴交个人所得税,甚至如个人及公司在外国赚取收入例如在邻国新加坡工作汇款回马等收益都可被征税,相信这将对各阶层人士及中小企业将会有很大的冲击以及深远的影响。

18年后繁荣税大“解封”

另外,被喻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繁荣税对外资犹如平地一声雷。简言之,有关前所未有的繁荣税是针对高收入企业征税收入首1亿令吉可征税额,征收24%税率;1亿令吉之后的盈利,则征收33%税率。此消息一出,市场与股市更是一片哗然,尤其是银行领域、种植业、手套业也无法一一幸免。

值得一提的是,这项规定在2004年之前曾经推行,竟然在取消的18年后再度落实。

由此可见,政府应该是已经是苦寻很多市场上所谓的“税务专家”,给予种种的税务建议后才祭出这“18年后的繁荣税”,此举更是让人下跪。

扶贫无法解决经济问题

对于外资而言,早前已在筹备等待国门敞开后,欲到我国深入投资考察的计划,此时此刻想必忧心忡忡,唯有再度重新深思到大马投资的意愿,再加上我国15届大选的跫音不远,之前所设定的国家投资政策可随时变动。试问在此背景下,还有谁会到我国来加大金额投资呢?

前阵子,前朝政府以疫情之名颁布新紧急条例,而被允许动用国家信托基金的资金,包括添购2019冠病疫苗和支付相关开支,当中更是祭出逾6000亿令吉的振兴经济计划以及3225亿令吉的2021年预算案,但皆无法使我国摆脱经济衰退的困境,疫情仍是跌宕起伏。与此同时,前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也曾坦言政府在2021年预算案及多个纾困计划掏出逾6000亿令吉,因此国库也大量失血,所剩不多。

令人纳闷及讽刺的是,一些政党及商会也大言不惭表示政府在某些领域大派糖果,说是因为这次财长采纳了他们的意见及建议,因此纷纷的出来邀功。那么,以上针对海外收入汇回国征税以及重新启动的繁荣税,又是谁的“功劳”?

整体上来说,这次的财政预算案看似像扶贫政策,但笔者认为政府更倾向企业及人民身上吸纳重金,以填补“失修”的国库。

有鉴于此,若我国继续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将摆脱不了资源的诅咒与猖獗的腐败途径,最终不但只会进一步被邻国抛在后头,就连中高等收入国的地位不保。

值得注意的是,若今后故技重施此“劫富济贫”策略,相信必然会弄巧反拙,而导致国家发展一步步走向无底深渊!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