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未摆脱疫情至暗的美国,因为一个黑人被白人警察以膝盖跪压锁脖时,哀嚎“我不能呼吸”后死去,随后爆发大规模暴动,示威群众焚毁国旗,上演一幕幕打砸抢烧的骇人场景。随着形势失控,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这些暴民格杀勿论。

一场暴动,让人看到非裔美国黑人为宣泄积压已久的愤懑情绪,让世界看到“不能呼吸”的美国。

1999年,时任总统克林顿颁授荣誉奖给瘦弱的黑人老妪,即86岁的罗莎帕克斯,表扬她是“美国自由精神的典范”。早于1955年,当时是裁缝的罗莎帕克斯坐上公共巴士,当时美国还实行种族隔离,白人就能坐在前排,黑人坐在后排,她因为拒绝让坐,结果遭到扣捕。

黑人牧师马丁路德金顺势号召罢乘的抗议运动,经历381天争抗,最高法院对种族隔离为违宪的判决,让黑人有“坐”的权利;然而,今日美国的黑人却未拥有“行”的完整自由,仍然受到“潜在犯罪”的歧视。

从窗口看别人生活

可惜的是,还有些自由派,特别是那些港独分子还不断讴歌美国梦。美国梦是詹姆斯亚当斯最早创造的词。在这个追求自我的梦想里,他让人相信,每个人会变得更好、更丰富、更完整,以为每个人都能有以各自的能力和秉赋去实践的机会,以真实的自我而被接纳。

美国白人的祖先早期搭乘着“五月花”离开欧陆,为的是要寻找一个没有宗教迫害,没有阶级压迫的新天地;然而,真实的美国却没有每个人都能想要上流社会的轻音乐和优雅,中产阶级的名成利就,只是伪装的形象和自我催眠,他们想要的自由,充其量只是一个随风飘舞的垃圾袋。

那些崇美媚美的人,从窗口望见别人的生活,觉得别人家风光无限,少劳多获,心想事成,就只会厌弃自己败兴的生活,埋怨自己生活的粗糙和狼藉;他们迷醉于对岸的幸福华美,因为看到的却不是全部。

美国梦促销奢侈品

美国的资本主义世界给人类描绘一幅经济富裕、自由与平等的和谐图景,却在此场疫情中,暴露出那只是恶意创造出来的幻影和欺骗;政客的自私贪婪和机关算尽,截然就不会有“结果为人”的美德。

美国梦就是电影《琼斯一家》的场景:琼斯有个美丽性感的太太,时时真情流露晒爱他们富有和幸福,让镇上所有人羡慕;实际上,他们并不是一家人,而是奢侈品牌公司请来的演员,他们住豪宅、用奢侈品、晒幸福,激起镇上的人竞相攀比,就是为此促销奢侈品。

世界上哪有如此完美的幸福样板?其实,每个人都有起起伏伏、高高低低、磕磕碰碰;疫情的恶果,暴力执法激起民意沸腾,都暴露了傲慢的体制,政客的束手无策及后知后觉的愚蠢。

那些仰望美国的人,请醒醒吧!何必羡慕,何必迷恋那些不切实际的美国梦。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