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黄家和:上任直进第五档 建校迁校重中之重

报道:官泰发

(布城12日讯)副教长一职没有蜜月期!教育部副部长黄家和直言,他上任后就必须尽速“进入第五档”,而其未来4年的工作重心为八个字,即“建校迁校,重中之重”。

他说,副教长办公室往后会再配合部长办公室,推动建校和迁校程序及工程。

他强调,每当谈及新华小及迁校课题时,其实也不只局限于大家常听到的“10+6”,即政府于2017年批准增建的10所新华小,以及搬迁6所微型华小:“在2018年过后,也有好几所学校完成开课。”

接受中文媒体联访

黄家和配合农历新年的来临,接受中文媒体联访时,针对任内首51天的点滴侃侃而谈。

对于会否把副教长一职视为“跳板”?黄家和直言这说法完全不成立,因为他得以受委副教长,主要是获得首相及行动党领袖的信任,因此他与其团队已做好准备,致力在未来4年将工作做到最好。

他同时矢言将在4年内,以成绩及表现赢取大家的信任,回馈人民的支持。

盼做满4年任期

他笑言约两周前,通讯部副部长张念群召集了一个与媒体聚餐的晚宴,当晚就有3个“时任及前任副教长”在场,即张念群、他本人及财政部副部长林慧英。

“当晚大家开玩笑说,我们一个是副教长,一个是前副教长,一个是前前副教长。那时我看来看去算来算去,我就在想,如果我能做完4年任期,我将会是过去6年以来,4任副教长里任期最长的一个。”

张念群与林慧英分别担任22个月及12个月的副教长,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马汉顺医生当时的副教长任期则约为35个月。

最短时间熟悉部门运作

黄家和上任后的最大挑战,就是必须在最短时间内熟悉整个部门的运作,尽量认识部门职员。

“我们其实是在所谓改组后才进来,昌明团结政府已跑了一年,很多东西都已在跑(落实),我们完全没有半刻可以拖慢。

“在这方面,部长无论是在政策或对整个运作,其实已开始去到‘第五号牙’……所以对我来讲,也没有第一号牙、第二号牙,必须要冲到第四号、第五号牙。”

上任次日到国会答问

黄家和除了上任第二天就到国会上议院代表部门回答问题,之后更马不停蹄出席各种官方及非官方会议,单是听取部门内部各局的汇报就耗时3周。

教育部是最大的政府部门,学校则有1万231所,教师人数为41万2431人,学生则有逾500万人。

黄家和提到,华社对于教育课题的重视已无需赘言,因此他和团队需尽快熟悉各种事务。

他相信大部分官员都愿意为教育界服务,至于双方如何配合,将取决于其团队的“功力”及诚意。

“我相信在跟任何官员交涉时,我们需以表现来赢取对方的信任。如果官员们知道大家能配合,大家都是有能力(做事),以后工作就十分顺畅。

积极传达各族群需求

针对与教长的关系,黄家和感谢前者愿意给他时间适应新职务,而部长有许多大小会议都有副部长办公室的参与,体现了正副部长的正面关系。

他强调,把民间所需,无论是华社、印裔社会,甚至是马来社会的需求传达给部长及官员,是其所扮演一个最大的角色。

办公室“迁”柔佛赶进度最满意

50天促成培才6月开课

至今让黄家和最感满意的成绩,就是在获得教育部长法丽娜力挺下,于50天内促成一所华小最迟可在今年6月开课。

他指的是柔佛武吉英达花园培才华小。

黄家和说,为了在今年3月杪取得可让培才华小顺利开课的第一期工程住用证,他从1月24日就将整个副部长办公室从布城“搬到”柔佛。

学生利益为重

“我甚至跟他们(柔州教育局、依城市政厅、柔佛水务公司、消拯局及建委会代表)讲,如果你们年初一要我下来,我愿意下来,最重要是学校能尽快开课。”

黄家和指出,随着教长于今年初“一锤定音”,表明培才华小取得上述住用证即可开课后,他当时估计,若各单位根据他的要求去做,住用证应可在两个月内取得:“所以我们安排在6月开课,可说是最务实的时间。”

他认同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指教育部不应跟官员的时间去做,反之应以学生利益出发的谈话。

“这个我完全认同。所以这就是为何我于1月24日搬了整个办公室(到柔佛),甚至我也给予承诺,年初一要(我)下来(柔佛),我也可以下来。”

黄家和强调,教育部必须关注学生的安全,因此不可能在没取得住用证之下就允许学校开课。

他解释,在涉及迁校或建校程序中,除了政治意愿,程序方面则须逐步通过县教育局、州教育局及部门各单位等层级,因此其团队最大挑战是如何加速整个程序。

第二期未建好

他说,培才华小共耗费1700万令吉,政府在2018年拨出约1300万令吉,目前该华小已有礼堂、食堂、教职员办公室及课室,至于第二期(包括24间课室)则还没建好。

根据黄家和的说法,教育部官员曾于去年杪根据部门条规表示,若学校要开课,必须完成整个学校的建设,即第一期及第二期都完成了才可以开课。

黄家和在宣誓就任不久后,就与法丽娜谈及培才华小的开课事宜,当时法丽娜在会议上指示,尽管另一个楼层还没建好,但只要这第一期可以拿到住用证,教育部就会允许培才华小开课。

众人恭贺不忘吁“保重”

对于知悉受委时的感受,黄家和笑言,他于12月13日宣誓就任后接获了许多恭贺短讯,然而许多人在恭贺之余,也会再加一句“保重”。

“我在脸书有讲到一句,就是责任使命当前,心心念念为民、念兹在兹为国。

“我相信在处理教育事务时,这个除了是我们通常看到的民族事业以外,从宏观角度去看,这是一个为全民服务的责任。”

力争师资“填满率”100%

对于如何解决学校师资短缺,黄家和表明他将通过一些管道向公共服务局提出建议,以将师资方面的“填满率顶额”,从现有的95%,提高至98%或99%,甚至是100%。

他指在华小师资方面,共有3万6718个职位,其中填满职位占3万5277个,即缺少1441名老师,填满率录得96.08%。

该部数据显示,淡小及国小的填满率分别为98.23%及95.60%。

“当然,国小不能与华小相提并论,在华小师资方面,他们必须以华文教学,师资要求比国小更多,时间上也更长。

填满率虽高但可更好

“若从总数包括中学、回教教育、特殊学校及技职学院的老师需求来讲,老师需求是43万1281人,而被填满的老师为42万2408人,总体而言,缺乏的老师是1万8873名,填满率达95.62%。”

黄家和解释,在公务员体系下,向来是以具有多少个职位及多少职位被填满来计算填满率。

“公务员体系里有不成文规定,即所有职位的填满率介于90%至95%。若有100个职位,公务员填满率大概90至95个。它不会填满100%。”

黄家和指有鉴于此,对公共服务局而言,教育部95.62%的填满率可说已很高,比其他部门强。

续界定华小教师工作

“但若以每所学校需求来讲,缺乏1441位华小老师,即每间学校缺少一个,或是特定学校缺乏两个。

“第二个问题就是教育部所做的估计,即我们要培训多少个相关科目的老师。”

黄家和将与部长办公室职员开会,谈论教育部估计的方式。

“去年其实林慧英办公室做了很对的东西,即完成了重新标签华小老师的工作。

“我也已指示官员需继续做下去,以便教育部内部可以真正知道学校需求。”

独中2大事 统考与拨款

针对承认统考文凭,黄家和认为独中课题涉及两大块,即统考文凭及独中拨款。

“关于统考文凭,就好像去年交通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回答媒体时,也曾表示会在得到团结政府成员党的共识以后,再去讨论整个独中统考文凭事项。”

对于独中拨款,黄家和指自2018年希盟首次执政以来,就已正式把独中拨款纳入当年的预算案。

黄家和谈建校及迁校最新进展:

(一)2017年批准的“10+6”华小增建及迁校进展:

10所新华小进度:

●柔佛谢华华小:2022年5月开课 

●紧密进行中的3所新华小,即敦翁毓麟华小、征阳华小及李莱生华小:今年1月30日,教长与雪州教育局会晤时,再次指示官员尽速处理3所新华小的建校申请 

●朱运兴华小:教育部于2020年发出停工令,建委会之后将争议带上高庭,目前诉讼已到上诉庭阶段。黄家和正在与部长讨论关于朱运兴华小案的细节,希望可圆满解决。

基于仅上任51天,黄家和暂未提及其他新华小进展:郭鹤尧华小、沈慕羽华小、敦李孝式华小、陈嘉庚华小及敦林苍祐华小

在6所迁校华小中,其中4所取得正面进展:

●柔佛东甲新廊华小:2020年3月10日正式开课 

●柔佛培才华小:目前等待住用证,估计最迟今年6月开课 

●雪州蒲种培明华小:工程竣工率约99% 

●雪州礼仁园华小:工程竣工率约15% 

剩余2所迁校华小进展 :

●彭亨关丹班珍华小:面对土地问题,需建委会解决及协调 

●太平大直弄益华华小:2018年,由于有家长反对迁校,当时董事会致函教长,表示他们不要搬迁。经过和董总及霹雳董联会商讨后,可能会重新提呈搬迁意愿。 

(二)预告3所迁校学校将于今年开课(非“10+6”华小) :

●砂拉越开南华小:2020年9月28日批准建校,估计在2024/2025学年开课

 ●吉打培智华小:2018年6月5日批准建校,估计今年3月开课 

●槟城益华华小:2018年12月5日批准建校,估计2024/2025学年开课 

(三)前副教长张念群任内批准建校或开课的华小(非“10+6”华小) :

●芙蓉绿峰岭(吁鲁干中)华小:2020年1月2日开课

●砂拉越峇哥中华公学:2021年3月8日开课

●雪兰莪敦化华小:2023年9月4日开课

反应

 

文教

林冠英促跟进恒毅二校课题 魏家祥:他难道不认识黄家和?

(吉隆坡13日讯)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说,行动党主席林冠英要马华保证“恒毅二校准证无附带条件”的说法,令人啼笑皆非。

他在脸书贴文说:“看了林冠英回应恒毅二校准证的相关新闻报道,我感到满头雾水也顿时懵了,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试问林冠英,今天入阁当官的是马华还是行动党?

“他难道不认识黄家和?林冠英说法真是令人啼笑皆非!要马华保证‘恒毅二校准证无附带条件’?,试问今天在教育部担任副部长的是马华代表吗?”

魏家祥也详述会见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的事情。

“林大人,我于4月9日单独与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会面,两人身为党魁,当然我们必定聊起华教事务。恒毅二校的申请只是我和首相交谈的课题之一,前后只花少过5分钟。

“林大人,当首相向我提起他曾在大山脚日新国民型中学执教,深深体会华社对华校的热爱时,我就和他谈起威南日新中学是在我担任副教长时期批准的,同时也提起我亲自处理过的芙蓉振华分校提升为振华二校的案例,最后首相允诺他会指示教育部长批准恒毅二校。”

他质问,林冠英很莫名其妙的一直指责国盟政府取消已被希盟内阁于2020年1月间批准的恒毅二校,证据何在?

“再者,每周内阁会议都有覆准前期会议记录的议程,怎么在2020年1月22日至2020年2月24日之间(即敦马哈迪医生呈辞首相当天),还召开几次的例常内阁会议,不可能‘遗漏’覆准所谓‘内阁通过恒毅二校’的议决案吧!这简直不可思议,也不合乎逻辑!”

不解为何国民型中学需内阁核准

魏家祥宣称,不明白为何希盟1.0执政时期,批准一间国民型中学竟然需要内阁核准。

“1996年教育法令确实赋予教育部长批准国民型中学,我成功处理的国民型中学准证都是教育部长批准,然后指示受教育法令下授权的教育总注册官,即教育总监发出批文即可。

“坦白说,我见首相只有一个出发点,希望恒毅二校能早日获批!我把自己曾经累积的经验,包括成功争取新的国民型中学的设立以及成功将一所国民型中学分校提升为独立自主的二校,与当权者分享,共同促成这桩好事!

“我重申,一旦恒毅二校获得批文,我乐见其成也不介意华社对林冠英的丰功伟绩歌功颂德一番,我丝毫没兴趣拿功劳,我只是凭一位政治人物的良知,尽一份微薄的力量,无需被提及,我希望早日落实恒毅二校!”

魏家祥也表示欢迎火箭报将此贴文翻译马来文、中文甚至淡米尔文。

“我讲的都是事实,我从不畏惧。”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