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非政府组织:政府未能践诺改革 恐赶走游离选民

(吉隆坡20日讯)非政府组织指出,若政府未能在第16届大选前兑现承诺的改革,将赶走“骑墙”派,即犹豫不决的游离选民。

大马稳定与问责行动(Projek SAMA)发言人范平东称,由希盟主席兼首相拿督斯里安华领导的团结政府入主布城一年多以来,人民已经开始对缺乏实质性立法改革,感到沮丧。

他也是前净选盟主席。他指尤其来自希盟支持者的挫败感,可能导致他们缺席第16届大选,甚至支持民粹主义承诺的极端主义领袖。

“如果政府在下届大选前未传递(承诺改革),人民将开始认为现任政府与之前的政府,没有什么区别。这将对国家构成真正危险。”

他是今日在大马稳定与问责行动正式推介后,如是说。

上月,首相署(法律及体制改革)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呼吁国人保持信心,并继续支持安华政府,其改革举措已有良好的开端。

今年2月,净选盟发动集会,要求团结政府全面落实政治改革。安华表示,其政府对选举监督机构的建议持开放态度,尤其改善选举进程的建议。

反应

 

言论

净选盟早该关门大吉/章龙炎

上个月,不战而胜连任净选盟(Bersih)主席的范平东,在不到10天的时间内,以理念与团队不合为理由而辞职。

他认为,净选盟作为人民运动于2018年5月10日,也就是第14届大选后的第二天结束。它当时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关门大吉”演变成一个政党,但这时机已过。二是演变成一个倡导机制,超越政权更迭,专注于改变体制。

他说,他要带领净选盟发展成为一个人民体制,但大多数支持净选盟的非政府组织拒绝。他们要净选盟延续人民运动的路线,搞组织示威争取民众支持。

范平东认为净选盟作为人民运动在我国中央政权首次出现“改朝换代”后结束,也就等于承认了净选盟终结“国阵霸权”的目的已经达到,应该改弦易辙,不能再以游行示威、集合群众力量的方式向政府施压。

且以为净选盟完成了终结国阵的“使命”,实际是为敦马哈迪医生做嫁衣,其领导人早就应该在2018年5月附顺民意,将净选盟关门大吉。

这所谓的民意,就是许多在2007到2018年之间参与净选盟集会的民众,主要是要让自己感觉到参与政治,促成“改朝换代”,以发泄对“国阵霸权”,连带对贪污腐败、“选举不公”等的不满,并不在乎什么选举改革。

无法引起民众激情

这有什么根据?当然是在改朝换代后,即使新政府到现在的团结政府没提出重大改革体制的计划也没展现改革的意愿,净选盟支持者极为安静,更不用说走上街头。净选盟虽然偶尔发文告批评政府,有时反而被指没有顾及“大局”。

从这个角度来看,已经无法引起民众激情及激发他们的想象力的净选盟,还能是个群众运动的组织吗?还能期望民众支持选举改革吗?

其实,稍微懂得净选盟历史的人都会知道,净选盟最初的选举改革号召,的确是能引起民众的激情,激发他们的想象力,而且延续了10多年。

净选盟1.0在2007年11月首次集会,是在敦阿都拉任相对开明的领导下举行。在差不多同一个时候,律师公会与兴权会(HINDRAF)个别号召集会,可算是个自发的运动。

在集合举行隔年的全国大选,意外地出现了“政治海啸”,国阵失去了国会下议院三分二多数议席的优势。

净选盟1.0取得的成功,说明了比起“烈火莫熄”选举改革课题相对来说是个政治上没什么争议的课题,较能引起民众的共鸣,对拿督斯里安华而言还可起得掩饰其政治目的的作用。

选举改革名不副实

因此,“净选盟1.0”在2011年改名“净选盟2.0”,改由安比嘉领导就成为国会反对党特别是人民公正党主导的政党联盟的工具,以延续“烈火莫熄”的生命。“净选盟2.0”的选举改革已经名不副实。

但是,净选盟是个重要的政治动员组织,是不可否认的。从2011到2016年净选盟举行的4次游行集会,波澜壮阔。

亮点是直到向来反对街头示威的马哈迪等人亲自参与2016年11月举行的第五次(也是到目前为止最后一次)净选盟大集会后,“国阵霸权”才在2018年全国大选后终结。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是马哈迪“骑劫”了安华之前利用的净选盟,终结了马哈迪本身贡献最大的“国阵霸权”——这可是我国政治史上最具讽刺的一幕。

净选盟搞街头政治搞得轰轰烈烈,但最终是为马哈迪回朝做嫁衣裳,也终止了选举改革运动的动力。安华成为原有选举制度的受益者,会热衷于选举改革吗?民众愿意继续“未完成的选举改革”吗?答案都是否定的!

视频推荐 :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