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廖梅芳

(吉隆坡14日讯)“非法外劳‘名不正言不顺’,何来可通过法律途径就劳工问题伸冤和寻求补偿?”

针对上诉庭日前维持高庭判决,宣判劳工法庭可审理非法外劳的案件,有雇主代表感到纳闷,因无证外劳三天两头就不见人影,也没有证件可证明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关系,所以从何追究雇主?

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公会总会长陈芳心向《南洋商报》说,经过截至今年2月18日的“漂白期”后,国内不再有非法外劳,而且经济恢复常态后,各行业的外劳“安分守己”的工作,也都按时领取薪资。

“至于说外劳不获发薪,这问题在冠病疫情期间发生,一些工厂因为面临倒闭无法发薪,连租金都拿不出来。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在我国工作的外劳,包括在上述日期前获得漂白的非法外劳,都安定下来了。2月28日之后,国内不再有非法外劳。”

三天两头不见人影

针对法庭相关宣判,陈芳心对无证外劳可追究雇主一事感到不解。

他说,无证外劳就是非法外劳,过去频密发生外劳三天两头就不见人影的问题,所以雇主无此发薪给外劳:“再说,上到法庭如何去证明雇佣关系,因为根本就没有证件来证明。”

他也请求政府尽快引入外劳,简化申请外劳的手续,别再为难商家。

苏添来:意识到后果
不会冒险聘无证外劳

马来西亚厂商联合会总会长丹斯里苏添来说,虽然迫切需要员工,但雇主不会冒险雇用无证外劳,因为大家意识到此举的后果,包括因从事此类不负责任和不道德行为而受到的贸易限制。

“我们相信涌入国内的非法外劳,与政府过去允许外包公司或代理引入外籍员工作为外包员工,而非直接由行业雇用有关。

“许多外劳在这渠道下被引进并承诺能就业,结果却陷入困境。在无法获得任何适当的工作下,这些外劳最终沦为非法外劳,因为他们也需要谋生才能寄钱回家及承担开支。

“另一个造成无证外劳涌入的因素是执法不力,最终导致外劳在这里做生意,而国内法律并不允许这么做。”

许多行业谨慎营运

苏添来说,随着近期全球打击强迫劳役和人口贩运的行动日益受到关注,以及在商业营运中越加采用环境、社会和监管(ESG)元素,许多行业越来越谨慎并关注其营运方式,包括采用良好的劳工实践。

“我们会继续劝告会员,确保雇主亲力亲为雇用外籍员工,尽量减少通过代理。雇主需制定必要的尽职调查流程,确保雇用流程完全透明及有诚信。”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