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保8 日讯)一家在大马投资设厂,生产塑料原产品的跨国公司于行动管控令实施前,向香港一家公司订购从德国入口30个货柜价值逾78万令吉的塑料原材料,不料复苏管控令期间提取货柜时,发现提单收货的名字已被转换成另一家公司,因而无法提货。

该跨国公司的其中一名香港籍股东郑永国表示,货柜在抵达大马巴生港口时,刚好行动管控令开始执行,货只好暂时停放在巴生港口。

“直至大约三星期前,复苏管控令实施不久,我们委派物流公司前往提取货柜时,才惊觉本公司名字已不在提单收货的名单内,反而转换成另一家公司。”

他指出,其公司获悉此事后立刻联系香港的卖家,确认买卖双方都不曾申请更改提单收货的名字,双方都觉得事有蹊跷,怀疑有人擅自窜改,企图吞下30个货柜的塑料原材料。

“本公司曾就此事询问负责运货的船务公司,但对方仅告知提单取货的名字,不属于本公司。”

他说,目前,货柜还停放在巴生港口,经查询后,货柜的提单收货名字在入境时仍是其公司名字,入境后却不知何故遭偷龙转凤。

3造各自在当地报案

郑永国表示,该事件涉及3 处,卖家在香港,原料供应商在德国,买家则在大马,即该跨国公司;目前3造已针对上述事件,各自在当地报案及召开记者会,并促相关当局高度关注及插手处理。

“此事影响本公司工厂的生产线、160名员工的工作及推迟交货日期。我们也担心会再遇到类似情况,所以不敢再委托有关公司运货。”

他说,该公司已透过律师致函关税局及船务公司,要求勿让任何人提取该30个货柜。

“船务公司收到律师信后并无回应,过后却发出消息,指名单上的另一家公司将于明天提取该30个货柜,这令我们心急如焚。”

他指出,已委托律师提控上述有在大马注册的船务公司,并指本身作为香港中华总商会会员,会向该会反映该事件。

他补充,该公司有2名来自大马的股东及对大马的投资环境有信心,约一年前在大马设厂,并在霹雳州注册,上述30个货柜的原材料原本是要被运至该公司旗下位于槟州北海的工厂,再加工制成多达28个货柜的原产品后再运至中国工厂。

“去年8月至今年1月共进口了750个货柜,包括该30个货柜,本公司70%的货柜都是交由同一船务公司运送。”

他坦言该事件令他感到疑惑,并质疑大马的法律管制;他表示从事外贸生意近40年,也询问过其他同业,他们都不曾遇过上述情况。

他说,由于担心类似事件重演,有股东询问是否要暂停该公司的另一项造纸项目,因在该项目下,每月有1000个货柜进口大马及有700个货柜出口,若不幸再遇上换名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刘国南:影响我国声誉

马华霹雳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指出,该事件虽是孤立案例,但足以影响我国声誉,若处理不当,会引起国外与本地出入口厂家的隐忧。

他表示已将报案纸、律师信等电邮给巴生港务局,也答应该跨国公司寻求巴生港务局协助。

出席者包括投诉局副主任胡永勤及袁展豪。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