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2日讯)联昌国际银行前集团主席拿督斯里纳西尔强调,越来越多国人希望大马进行体制改革,他为此倡议成立新的国家咨询理事会,以解决大马目前面对的政治动荡和制度弊端。

他认为这协商式的咨询平台,除了可弥补代议制民主的不足,同时更民主。

他日前在英国志奋领毕业生领导(Chevening alumni leadership)活动上致词时指出,他在牛津大学担任访问学者期间,以及在与一些学者和民间社会的合作中,一直都追求着需重新设定国家体制的想法。

1970年曾成立并通过改革

他指出,大马曾在1970年成立一个国家咨询理事会,当中具代表性的67名成员是来自社区、政治领域、公务员、工会、媒体、宗教团体、企业、专业和少数群体,并在当时辩论和通过了体制改革。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只复制当时(1970年代)奏效的内容,但可以从中汲取经验,也可以从西方民主国家的协商平台最新趋势中学习,例如爱尔兰的议会成功解决了引起争议的堕胎问题。

“协商平台可以补充代议制民主(的不足),相较于选民将所有问题的发言权委派给一个人直到下次选举为止,实际上它(协商平台)能呈现更纯正的民主形式。”

3改革目标可获共鸣

谈到体制改革,纳西尔说,就算目前提出3个改革目标,即新体制重组以有效地调解政治竞争、明确区分经济、政府和政治,以及选举改革,都会获得大家的共鸣。

“若有才智的领导者是在安全的空间,而非在有党派政治的‘毒舞台’上思考社区间的社会契约、教育制度和平权行动,那他们所思的方案将更适合这个国家和全体人民。

“我感受到越来越多人希望体制改革,尤其是如今他们对当今政治有广泛的不满。只要听到人民的声音,从政者就会对人民回应。”

纳西尔曾于2016年出席在英国牛津召开的“马来西亚改革之路”圆桌会议,该会议也曾建议政府设立第二国家咨询理事会。

去年3月,有报道指纳西尔在英国诺丁汉大学出席由大马英国和爱尔兰留学生举办的活动时说,新的国家咨询理事会应设在统治者理事会之下,以向国会提呈建议。

纳西尔当时指出,这理事会也应重新研究大马的政治结构,以反映出多元文化的社会,例如可考虑要求选区具备多元种族元素,或是变成集选区的一部分,以稀释种族政治及确保少数族群有足够的代表。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