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6日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阿兹拉说,他听命于刘特佐,是因为他相信后者的指示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意愿。

纳吉被控25项涉及1MDB资金的滥权和洗黑钱案于今日续审,沙鲁作为第9名控方证人,继续出庭供证。

辩方代表律师旺阿依祖丁在盘问沙鲁时,要求后者解释为何他当初不公开刘特佐在1MDB公司事务上所扮演的角色。

沙鲁解释,刘特佐当初在登嘉楼投资机构(TIA,1MDB前身)事务上的过度参与,已引起巫统人士的负面情绪,因此当中央政府接管TIA并将之易名为1MDB后,有关刘特佐的角色需获保持低调,以不在任何1MDB董事局的讨论中正式提及刘特佐的名字。

否认掩护刘特佐

沙鲁否认他当时是在掩护刘特佐,并把后者的利益置于1MDB公司之上。

沙鲁供称,他遵循刘氏的指示是因为他相信那是出自纳吉所要,惟他坦言从未就此向纳吉求证。

旺阿依祖丁主张,沙鲁把刘特佐的名字排除在1MDB董事局的讨论之外,真正原因是因为沙鲁与刘特佐及1MDB公司前法律顾问卢爱璇(译音)等人同谋,欺骗该公司以挪取公司资金。

沙鲁以“不同意”否决上述主张。

不知1MEL汇出5.7亿美元

另外,沙鲁证实,1MDB董事局没获告知有关1MDB Energy有限公司(1MEL),于2012年把5亿7694万3490美元汇入Aabar Investment PJS有限公司的银行户头内。

旺阿依祖丁主张,虽然沙鲁知道上述的大笔资金已从1MEL汇出,但他当时故意向1MDB董事局关隐瞒此事,惟遭沙鲁否认这项指控。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