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敦马抵访日本 慰问安倍遗孀

(八打灵再也15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今日访问日本,并慰问“政治老朋友”安倍晋三的遗孀安倍昭惠。

安倍晋三曾两次出任日本首相,在任相期间曾两次官访我国,而他与同样是两度任相的马哈迪交情超过30年。

消息向《日经业洲》表示,马哈迪到韩国参与会议后在日本停留,并在中午与安倍昭惠见面。

安倍晋三在本月8日参加参议院选举造势的活动中遭孤狼枪手袭击后身亡。

另一方面,马哈迪日前到韩国首尔参与“亚洲领袖 会议”期间与韩国总统尹锡悦交流,同时也赠送他的著作《抓住希望:为新马来西 亚继续奋斗》给后者。

反应
亚洲周刊专区

自民党与统一教内幕 60年政经关系揭秘

报道:胡炜权

安倍晋三之死揭露自民党与统一教关系错综复杂,可追溯至二战后,时任日相岸信介和统一教教祖文鲜明结为盟友,涉及日韩美。

自前首相安倍晋三被山上彻也杀害以来,日本国内舆论将讨论焦点放在了前称“统一教会”的邪教与执政党自民党长期勾结的关系上。随着凶手山上彻也透露作案动机而他的家世被公诸于众后,日本民众普遍对安倍晋三和他生前领导的自民党和统一教会的深厚关系感到惊讶。

对自民党的历史有点了解,便不难发现自民党和这个发祥自韩国、以“统一朝鲜半岛”、“驯化日本”和“反共”为3大目标的新兴宗教的关系早已非比寻常。两者的关系甚至可以一直追溯至二战刚结束的1940年代末,并直接牵涉到安倍晋三终生景仰的外祖父岸信介。此外,在这一切的背后也涉及到日、韩、美三国的多重关系,足以让我们可以看到三国同盟的另一个面向。

首先要说明的是在整个问题上的关键——“世界平和统一家庭连合”(FFWPU),前身称为“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在日本一般被简称为“统一教会”)。

“统一教会”是韩国人文鲜明在1954年成立的宗教组织,份属基督教的分支。但由于教祖文鲜明自称是耶苏转世的救世主(Messiah),更扬言自己能够跟耶苏和上帝对话,甚至说自己是奉命来凡间拯救世人,这些言论和教条使该组织在上世纪80年代便被韩国政府、韩国的正统基督教会和韩国人视作异类,甚至在大众眼中贴上“邪教”的标签。因此,统一教会在韩国当地虽然仍有不少教众,但基本上已主打商业路线,在韩国经营各种行业,如报章、交通公司和饮食生产公司等。同时也利用人脉,跟韩国影视圈有所往来。自九十年代后期发展起来的韩剧里不少取景建筑都跟统一教会有关,甚至是他们的堂口。

总而言之,统一教会在韩国的影响力跟他们在日本的影响力完全不能比拟,但有趣的是,不少生活在韩国的日本人也正中下怀,成为了教会的信众,而且在捐献方面完胜韩国本土的信众。他们跟日本本土的同胞信众一起倾家荡产,奉献钱财,甚至不惜破坏家庭幸福;杀害安倍的山上彻也的母亲便是其中一员。不仅如此,当日韩媒体报道安倍晋三之死与统一教会有关后,大量身居韩国的日本人信众云集首都首尔展开抗议游行,批评两国媒体恶意抹黑他们的教会和信仰。

统一教在日本的威力

为何统一教会对日本人如此有影响力呢?除了利用教众对未来和生死的不安焦虑来做文章,强调救赎和解救灵魂等,又声称支付140万日元(约9400美元)便能获得韩语为官方语言的天堂“居住证”外,据众多传媒报道,统一教还利用非法手段,以洗脑、威胁和层压式推销的方式,要求教众传教和吸金。反之,一旦教众希望脱离教会,他们却面对十分困难的处境,据前教众和其家人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他们曾被没收证件、或者被教会人士登门骚扰,且捐献的钱财都无法索回。因此,在2000年代起,日本国内对统一教会的风评越来越差,但由于自民党政府拒绝调查,因此统一教会依然能继续运作,甚至在当时的文部科学省大臣下村博文的协调下,成功将臭名远播的旧组织名改成现时的“世界平和统一家庭连合”,足见教会跟自民党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

统一教会另一个重要的特点,也是自民党为首的日本保守派殊途同归的主张,就是他们对道德的保守主张。统一教反同性恋、反婚前性行为等,同时也主张家庭伦常,对父母的权威给予最大的支持和尊重,是“家庭之爱”的基本,又主张公权力应该介入和主导家庭教育,改善家庭伦常关系,但事实上是否定男女平等和限制女性权益。这方面跟自民党内的保守派主张相近,同时,自安倍晋三上台以来,上述统一教会主张的家庭教育建议通过自民党在地方议会的力量在不同县市通过条例落实(但没有实际执行)。

统一教与世界反共联盟

安倍晋三以及其他自民党高层出席统一教会的活动,或担任教会辖下组织的荣誉职位,甚至成为统一教会刊物《世界思想》的封面人物、接受教会人士和信众的大量捐款,可以说,自民党内,特别是安倍生前领导的清和会派阀跟统一教会互助合作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因此,现在首相岸田文雄所领导的宏池会本应可以借机会打压和削弱群龙无首的安倍派。可是,这时候爆出岸田文雄提拔的麻生(太郎)派党员兼原经济财政大臣山际大志郎也收受统一教大量好处,使得原本保证执政党与统一教划清界线的承诺顿时被打脸。这个失策也反映出岸田手下能起用的党友里,与统一教会有交接的人数远超想像,而且随时被《文艺春秋》等专盯政府内幕的媒体突袭,进一步打击岸田内阁的公信力,以及破坏彼此长期合作、又跟统一教会不相容的公明党(创价学会)的关系。

然而,由于清和会作为党内第一大势力,在安倍长期执政时,早已安插大量亲信在各个要职,要打压和根除殊不容易。况且,统一教会跟自民党的关系也非普通金主和受惠者关系可比。

黑道教会与政党结合

建立起这重关系的是岸信介和文鲜明,还有已故的日本右派笹川良一和日本黑帮头目儿玉兜士夫有关。本属东条英机内阁的岸信介本应作为二战罪犯被远东国际法庭处死,但结果是他在东条英机服刑当日被美国主导的远东司令部释放,同样是军国主义分子的笹川良一和儿玉兜士夫也同样获得释放。后来的研究分析认为,这跟美国中情局(CIA)在背后布局有关。

10多年后的1957年,岸信介成功当选日本首相(第一次内阁)。而在这之前,文鲜明在1954年创立统一教会,他跟笹川良一和儿玉兜士夫两人甚有交情,而文鲜明创教前后,当时由美国中情居操盘成立的韩国中情局(KCIA)积极协助文鲜明创办教会,可以说统一教会的成立基金大多来自KCIA的资金,而当时教会其中一个临时办公室则设在岸信介位于涉谷的家旁边,目前也大量留存了两人的合照,可以说两人是公开的盟友关系。统一教会到目前为止一直在美国展开政经活动,尤其跟共和党有密切往来。由此可见,岸信介上台及文鲜明创教的时间点和关系绝对不是偶然的,更加是毫不单纯。

在这基础上,1960年代,文鲜明在美国当局的支持下,另外设立了“亚洲人民反共联盟”,后来改为“世界反共联盟”(WACL),明言以打倒共产主义为目标,并且由儿玉兜士夫担任总顾问,CIA在幕后协调。这也是文鲜明的统一教会3大主张之一。文鲜明在教条中清楚强调共产主义者是撒旦的化身,教众必须避免同流合污,并且以消灭共产主义为其中一个上天堂的目标。

有趣的是,即便自民党、安倍晋三和统一教会之间关系密切且悠久,一直反韩、朝的日本右翼却基本上对统一教会在日本的行径避口不言。尽管文鲜明曾多次公开自己跟已故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的交情,以及他死后遗孀韩基子也曾跟朝鲜现任领导人金正恩有所来往,但主张反韩、朝的日本老一代右派和新派的“网络右翼”除了旁敲侧击地揶揄外没有更多动作。甚至当安倍之死被指与统一教会有关时,也只对统一教会在日本的诈骗行为作出批评,只字不提岸和安倍祖孙两代与教会的交情。

这是因为日本的老派右翼多少都跟笹川良一和儿玉兜士夫有恩情,据《东京新闻》等媒体的整理和采访,发现老派右翼内部多少还是认定统一教会和其属下反共组织(如“原理研究会”)是反共“战友”,而且统一教会财雄势大,有人脉和影响力,足以协助右派支持的政客赢取各种选举,间接帮助右派的势力重回政坛,这些都是老派右翼“含泪”默许的主要因素。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反应